“她们吃的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苦”

2021-11-24 09:30  人民资讯

我今年88岁,1972年到漳州体训基地参与筹建工作,基地建成后成为接待科科长,1991年离休,其间见证了中国女排“五连冠”的诞生。女排姑娘们在漳州集训时,我常到现场给她们拍照,带她们到县里打表演赛,新老队员都亲切地叫我“顾大叔”。

1972年冬训时,基地还一穷二白。运动员们点煤油灯、睡上下铺、吃大锅饭,每天训练8到10个小时,在地上反复滚、爬、摔,一天下来常吃不下饭、倒头就睡。在简陋的竹棚里,“滚上一身土,蹭掉一层皮”也是常有的事。有一次,16岁的陕西女排队员曹淑芳训练完后发现大腿又肿又痛,送医后,医生用消毒水在她大腿上清洗出几十粒沙子。看到此情形,基地领导让我去申请了600尺布票,给每个女孩做一条短裤,在大腿外侧处缝上海绵,帮她们减轻伤痛。

当时每天训练满满当当,黑龙江队领队趁妇女节给队员放了半天假,被时任国家体委排球处处长钱家祥发现了,要求把漏掉的训练补回来。当晚,黑龙江队领队把队伍带进竹棚训练到第二天凌晨,吃完早饭后又投入到紧张训练中。这一举动激励着其他队刻苦训练,首次大集训也因此创下了无假日的先例。现在想来,她们那时还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但吃的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苦。

袁伟民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时,要求也很严格。那时的女排队员训练量大,能吃苦。李桂芝被袁伟民罚扣150个球,整个队陪她一起从早练到晚;“铁姑娘”曹慧英因为长期高强度训练,10个手指头伤了6个,到现在小拇指都不能弯曲;郎平高强度练习扣球,经常晕倒在训练场上……当时女排运动员们唯一的娱乐就是看电影,姑娘们训练累了,看电影时都能睡着。但若没有这种魔鬼训练,“五连冠”是难以想象的。

离休至今,我仍关注着中国女排的发展,不时到中国女排腾飞纪念馆里给参观者讲解女排故事。中国女排是在最困难的环境中拼杀出来的,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希望新一代的女排能继续传承女排精神,再创佳绩。

(本报记者 黄如飞 苏依婕 实习生 陈文艳 整理)

来源:福建日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