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七》——体验型的体验型游戏

2021-10-20 07:58  平安喜乐

坦白说我觉得这个成熟架构中的所有环节,其实都像某种“低消”,即以最简单、最普通的方式让玩家获取到原始的游戏乐趣。这样一种设定应该符合大部分玩家的要求。当然,如果它不符合,那影响也不是特别大,对于这个系列来说,剧情和人设的分量相对于玩法要更重一点。在这一点上,我也是有一些感慨的。

(以下部分涉及剧透)

本作的剧情基本上沿着系列“大故事套小故事”的模板走,大故事毁天灭地,小故事人之常情,但前者终归服务于后者。如本作中,从头牵引到尾的脉络是一场祸及三界的危机,但更多的篇幅、用力之处给了主角群的画像和情感线。

我这么一说,你就知道这一作的剧情框架是什么样的。我一开始还拿这事跟人打赌来着,我说这个故事——先甭管过程——如果它的结局还是走之前的苦情路(你懂我的意思),那这肯定得扣分了。现在我已经通关,我的赌注也应验了,所以坦白说,我很不喜欢这个结局,尤其是最后那几个生硬的转折。

现在想想我还是有点憋气的,因为我需要一些铺垫和一个解释,月清疏是怎么对修吾产生如此强的情感依赖的?整个故事的时间流程并不长,在最后关头之前,两个人才确定了关系。这就好比一对男女互相表白正式成为情侣,第二天男的见义勇为牺牲了,女的就要为此厮守终身(不然她留着“它”干什么?)。坦白说在此之前我喜欢月清疏这个角色,也部分喜欢修吾,但结局之后,我觉得这两个角色都崩掉了。

回想起来,我之所以有这种郁闷,可能是很早就掉入了某种套路之中难以自拔。这种套路是整个仙剑系列的制作者、导演、编剧们都擅长的。他们知道该把一个角色设计成什么样才招人喜欢、才让人印象深刻,也知道什么时候发糖才甜、什么时候发刀才痛,也能把这种感情融入到“大故事”的体系之中,这是功力所在。但是这一套东西能否保持长久、或者说它的魅力是否会随着复用而递减,这是一个问号。

其实一开始我就有种即视感,男女主的身份和缘起本身就是一种套路的“钩”。一个凡人,一个上神,她咬了他一口,两个人因此结成共生之术、时刻在一起。我想把显示器扔出去。

这个设定也成了后面众多桥段的基础。修吾作为上神,能力极强,但不善言辞,日常事物多由月清疏主导;唯有开始讲“大故事”时,话筒才在他手里。换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完全可以把这种关系理解为从天而降的霸总和傻白甜女职员,或是古代王子穿越到现代贫民女孩家,或者干脆就是月清疏某天在山里遛弯时捡到了一条大傻狗。

后面的糖和刀也都是为这种关系服务的。而你要看整个“小故事”的话,那其实也很好概括——修吾是一颗冷冰冰的石头,“小故事”的这条线讲的就是月清疏怎么把这颗石头捂热。当然,我还是之前那个观点,这条线应该有一个更合情理、更有说服力的结局。

至于白茉晴和桑游,以我的主观感想,我认为这两个角色没什么可说的地方。故事要讲到哪,得先扔出楔子,所以他们出场了,他们就是楔子。两个人各自的篇幅讲了一些“热烈”的东西,但这些东西坦白说太常见了,显不出什么特色,尤其是与主线、或主角无关,就更冷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