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糖果铺」47:悲伤的父亲

2021-10-08 12:00  人民资讯

这个系列是番外向的更文,一天一更,字数不多,也没啥了不得的内容,大家就随缘看看吧,算是没出坑的我最后的倔强。 回到官驿,四人围坐在一起等待何辛。 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陆绎四人无心吃饭,这是最关键的一环,如果扣不上,后面的调查方向也终是空。

时间越晚,众人越沉默。终于后窗有人轻轻叩响,岑福忙去拉开窗,见何辛沉默地翻了进来,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他径直走到陆绎面前,直接跪下了:“大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只求给我儿一个交代。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陆绎使了个眼神,岑福上前将何辛扶到座位上,男人颓废地摊着,半点生气都没有。好半天他才从喉咙里挤出点声音来:“大人,他才五岁,那件衣服还是他娘一针一线给他缝的。都没了,全都没了,就是因为我做了这缺德事儿全都没了……” 今夏起身替何辛倒好茶,陆绎将茶往何辛面前一堆:“孩子的遗体打算怎么办?如果你的身份不方便去把孩子接出来,我派人帮你运出来。”

何辛没料到陆绎竟然不是直接问吴守绪的事,而是态度真诚地关心他的私事,声音中便多了一些感激:“大人,孩子的事不劳您操心。现在暂时委屈他继续呆在米缸里,一是现在的局势确实不方便将他接出来,二来也是提醒自己曾经做错了事,要将事情解决了才有脸去当这个父亲。” 陆绎点点头:“你有这个觉悟让我很佩服。方才你绕道后面来敲窗户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很多人经历若是你这样的情况指不定就崩溃了,你居然还考虑到了躲开监视走后门的问题,实在很了不得。” 何辛苦笑道:“曾经我也是那些监视者中的一个,万万没有想到,自以为坚守的正义到头来害了孩子。” 见他这么说,陆绎立刻切入正题:“所以,吴守绪对村子投毒的事情你可有参与,或者可有证据?” 何辛点头:“虽然不是我去投的,但是证据我应该可以找到。我是府上的老人了,府上匿藏一些重要物品的地下室我知道,应该就在那里。后面我找机会把它拿出来。” 陆绎回复:“你不需要拿出来,毕竟现下你一个人,如果一不小心被发现了就得不偿失。你只要看到东西在哪儿确认后,就过来报备,我寻个由头直接去府里搜查,打他个措手不及。” 何辛佩服着表示认可,陆大人考虑的事情果然比自己周全很多。 陆绎又接着问:“那当初董齐盛的事……” 何辛立马接过话头:“大人,董齐盛的事我在场,是我陪着吴守绪一同去的。他这些年抗倭的主要手法就是,先给倭寇一些甜头,表面上和倭寇成为朋友,然后背地一刀一网打尽。这些事我都能作证。曾经我觉得这样的吴大人很有胆识,现在想来,当初倭寇村灭村之时,死去的都是老弱妇孺,她们或许并没有那么罪大恶极。” 陆绎微微点头:“是的,追求正义也应该有正确的方法,抗倭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百姓,所以绝对不能以随意牺牲百姓作为代价。” 何辛起身:“大人,我先告辞,等确认了毒药的位置,再来找您。” 这时今夏开了口:“我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你知道多年之前吴守绪和一位姓翟的江湖人士有什么瓜葛吗?”

何辛摇摇头:“这点我没有印象,我是十年前跟着吴守绪的,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请问这位江湖人士怎么了?” “他在见过许之涵的第二天被灭门了。” 何辛倒抽了一口凉气:“以我对吴守绪的了解,应该是他的手法。一般人的观点都是冤有头债有主,而他一向的态度都是要斩草除根一网打尽。至于当年的原因,你们可以去问问老说书人,最出名的那一个每晚都会在城西的酒楼说书,说书完成后他会给打听消息的人留下一个时辰的时间,每件事情十两纹银,每天大概接待两三个客人。” “一次十两!”今夏忍不住惊呼。 何辛点头:“对,走江湖的,信息是很值钱的。他表面上是个说书的,其实说书只是他的爱好,此人嘴很紧,江湖上不能拿出来说的事情他通通守口如瓶,主要收入就是出售消息。当然,如果你的问题他答不上来也会退钱的,价格高但信息保真,深受百姓欢迎。” 今夏咂舌,这出售信息就能赚钱,那锦衣卫岂不是可以出门摆摊赚外快了? 何辛又说:“大人不要小看这消息,家族恩怨、游子寻根、开店选址,他都能说出个一二来。” 今夏佩服地点点头。何辛见状再次告辞,离开了四人的房间。 今夏望向另外三人,说:“走吧!正巧我们也没吃饭,刚刚何辛不是说那说书人每晚都会在城西的酒楼说书吗?我们正巧去会会。”

陆绎立刻同意,起身拉住今夏就走出门。 岑福跟在后面心中一梗,旁边的翟兰叶也在皱眉。这大晚上的,饭没下肚狗粮都吃饱了,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有这样的机会,让大人和夫人也感受一下被人秀恩爱的感觉……哼……走着瞧!【本篇完】【本系列未完待续】本文为“琛儿的小世界”原创,多平台同步更新,图解锦衣、锦衣画外音、以及几个短篇同人文已完结,欢迎关注,谢谢大家。

来源:蓝峰桥上见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