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场花絮:铁汉胸口的“朱砂痣” 铁汉手掌的“铜皮茧”

2021-09-23 19:54  人民资讯

男子1000米双人划艇领奖台

在23日男子1000米双人划艇的领奖台上,郑鹏飞抱起前来观战的小女儿开心到起飞。而一旁的刘浩羡慕地摸着孩子的小手,一脸的宠爱,我们知道他是想自己的女儿了。

东京奥运会回国隔离结束后,刘浩并没有像其他云南奥运选手一样回到家乡,而是继续跟随国家队转训以备战全运会。自从进入奥运会备战周期,刘浩回家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但不在家的日子却已经久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当问到他备战时最困难的事情时,刘浩脱口而出:“对家人的思念。”每天训练结束后,刘浩都会和家人视频,这位爸爸只能通过视频与女儿见面:“看得见,摸不着的感觉很难受。”

铁汉再坚强,也逃不过丈夫、父亲、儿子三个身份的牵挂。因为运动员的特殊性,他们只能把这份沉沉的思念埋在心底,渐渐地将这份乡愁化作胸口的“朱砂痣”,浓的化也化不开。

铁汉手掌的“铜皮茧”

比赛结束后,记者专门让刘浩伸出他的手看看,刘浩有些害羞地但也不好拒绝。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呢?粗壮有力、青筋如条条地龙呼之欲出,两只手出奇的大,也格外的黑。手掌早已被层层老茧覆盖,整个手面呈现出略有些透明的淡黄色,敲一下像敲在塑料板上,发出“咳咳”的脆响。

人们喜欢叫皮划艇运动员“执桨人”,船桨是他们的武器,是他们赛场上唯一可以借力的物件。皮划艇运动员拿好桨就像士兵拿好枪,入水、挖水、起水,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暗藏各种玄机。然而如何让普通的船桨在手中化作利器,就要靠这双长满老茧的手来驯化。

“皮划艇这个项目最开始的时候是最难熬的,手掌要经历无数次的起泡、蜕皮,才能慢慢盘出这层坚硬的老茧。”刘浩打趣地说:“就像珠子包了浆才更更有价值,我的手也像包了浆。”

凭借着这双手,刘浩划出了未来,在我们看来,这样的“铜皮茧”正是他十多年艰辛付出的勋章和荣耀。

云南网记者 娄莹 摄影报道

来源:云南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