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的主人把我按在棺材里,拿着钉子,一寸寸地把我钉死在里面

2021-09-23 00:34  人民资讯

张浅浅一个人在家里呆着。

她把灯关上了,一个人窝在被窝里看电视。

周围黑布隆冬的,很安静,呼吸的声音也能听得见,外面的树影投射进窗户里面,像是一双双挥舞的黑手。

这双手在张浅浅的背后的墙上舞来舞去,有时候会出现在张浅浅的脸上,有时候会出现在她的脖子上。

一双黑色的手出现在张浅浅的脖子上。

周围的气氛有些诡异。

张浅浅不敢呼吸了,她总觉得那双手似乎是从墙壁里长出来的,然后慢慢的按在自己的脖颈上,稍不注意,猛地一使劲儿,自己就被掐死了。

她的背后凉凉的,说不出的怪。

张浅浅有点紧张。

她摸出了电话,哆哆嗦嗦的给自己男朋友,不,应该是老公打了一个电话,他们已经结婚快半年了,张浅浅总是改不过来,还觉得自己在谈恋爱。

这也很正常,谁让周冲那个没脑子记得家伙一直在加班,经常的凌晨四五点才回来,早上张浅浅走了之后,晚上回来,这屋子里又没人了。

电话再嘟嘟中,外面挥动的黑手又悄无声息的攀上了她的脖子,她莫名其妙的居然感觉有点痒,就好像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了一双手,在偷偷地挠她一样。

这窗帘上的黑色的树影不会是一双手的影子吧。

张浅浅已经有点害怕了,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有点自嘲的安慰自己:怎么可能呢,如果有一双手,那这双手的主人岂不是就在这个屋子里?

张浅浅看了一眼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屏幕里那个逗人开心的节目悄无声息的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张浅浅的头皮一下子炸了!

她猛地大叫一声然后将自己手里的遥控器扔了过去。

电视应声响起,旋即从电视机传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罐头笑声。

这种笑声在深夜听起来十分恐怖,有点像是神经病人被关在一个空间里的笑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