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酬勤 苦尽甘来 16年磨一剑 李喆终圆梦

2021-09-10 11:06  人民资讯

7:5、6:3力克江苏名将张择,35岁的李喆夺得梦寐以求的男单金牌。这也是继2005年孙鹏之后,天津网球时隔16年重夺全运会男单冠军。全运会赛场上,又见李喆的泪水。16年,他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所有的隐忍和坚持,他终于在此刻迎来了春华秋实。他用不懈努力,完美诠释了天道酬勤。

上午9时男单决赛,此刻距离他前一天打完男双决赛,仅仅过去14小时。三线作战,觉不够睡,在不停赶场,他的体能消耗可想而知。站在场上,他凭借铁人般的意志在战斗。“就是拼他!必须拿下!”这是李喆的信念。他做到了!获胜那一刻,他落泪了。“虽然不像昨天男双夺冠之后哭得那么厉害,但也非常激动,而且清楚后面还有混双决赛。夺得男单,特别痛快,感觉人生都敞亮了。”

这枚男单金牌,李喆等待了太久。之前也正是因为没拿过男单冠军不甘心,他才一路艰难地咬牙坚持过来。“憋在心里这口气总算出来了!吴迪、张择,还有更年轻的张之臻、吴易昺,包括之前的孙鹏、曾少眩,一直觉得他们发展都很好,自己比他们差一点。今天算是打了一场翻身仗,之前就孙鹏和吴迪拿过男单冠军,现在我也拿了,终于可以抬头了。”李喆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自己的金牌,“虽然长得都一样,但男单金牌对我来说意义绝对不一样。”

李喆说,终于圆梦,他感觉特别欣慰。“感谢领导、教练没放弃我,更感谢自己一直没放弃。一路走来,我的成长确实慢了点儿。感觉别人像是‘开火车和飞机’,而我是在‘开电三轮’。好在终于悟出来了,打明白了,这是最宝贵的收获。”一起成长起来的对手们都过来祝贺李喆,“都说我太牛了,而且是这年龄还身兼三项都打进决赛。我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这些是这么多年我一拍拍坚持拼出来的。包括男双决赛对阵的柏衍,我们都是老将,大家惺惺相惜。”

转战混双赛场,李喆虽然心态上更放松,但体能上确实已经临近极限。“真的是太累了,但我们丝毫没放弃,特别是第二盘抢七拿下后,决胜盘回到同一起跑线,还是想拼到底。我们尽力发挥了,但对手发挥更好。”同样作为网球强队的江苏队,在本届全运会上只剩下混双最后一线希望,自然是玩命也要拿。最终,本届全运会网球赛场年龄最大组合李喆/徐一璠以4:6、7:6(1)、3:6负于年龄相加比自己小12岁的张择/孙子玥,遗憾获得亚军。“我和小徐一直互相鼓励,我们是战友,遇到问题就要一起扛。比赛结束时,我们拥抱了,互相安慰,说没关系,都尽力了。”

谈及未来,李喆说,最近的目标是明年亚运会。“我之前拿过男双和男团亚军,这次希望能够单打夺冠。但不知道到底能参加哪个项目。”天津全运会结束时,他曾说,“希望这不是我的最后一届”,如今再提及“最后一届”的话题,李喆依然没有给出确定答案。“真不好说,如果队里需要我,也支持我继续打,那我就坚持。我也想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我已经吃了这么多苦,希望他们能够少走弯路。”

“16年,太不容易了!”看着儿子终于实现了梦想,李喆的父母都非常激动,眼里有泪。当外界都在关注李喆“飞得高不高”时,至亲的人只关心他累不累。“2017年天津全运会后,我曾经和他说过别打了,当教练带小队员吧。他不死心,还想再拼。他说,如果到年底世界排名能回到前200就接着打,不行就算了,结果还真到200了。”李喆的父亲说。2019年,李喆的状态大有起色。然而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他所有的节奏。“出去比赛回来就是长时间隔离,刚练出来状态又歇没了。后来就是长时间没法出去比赛,眼瞅着状态下滑。练不了对他打击非常大,干着急没办法,我们做家长的跟着难受。”好在一切都熬过来了,用李喆父亲的话说,苦尽甘来,没白坚持。

这么多年漂泊在外,李喆少于和家人的陪伴。父亲说,这一点非常感谢儿媳妇的支持。“他们谈恋爱时,我们还专门说过这个,这丫头特别通情达理,她让我们放心。”这段时间,李喆参加全运会,艺体运动员出身的妻子作为裁判服务全运会艺体比赛。

来源:天津日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