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史上最感人一幕!半月板撕裂后他忍痛把队友带上冠军领奖台!

2021-09-07 12:08  人民资讯

刘翠青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直到身边的人拍了拍她,她才知道自己夺冠了,拿到了本届奥运会的个人第二金。

这是东京残奥会女子200米T11级决赛,刘翠青是全盲选手,她看不见终点线,更看不见记分牌。

和她一起跑到终点线的人并提醒她夺冠的人穿着橙色马甲,马甲上没有他的名字,只有“guide”的标识。

他叫徐冬林,身份是领跑员。

领跑员的职责,是在比赛时保障盲人运动员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前奔跑,并且在需要冲刺或者通过弯道时给运动员提供指示。而这一切,都是通过领跑员的口令,以及领跑员和运动员两手间长约10厘米的牵引绳所实现。

——1——

徐冬林突然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戴上眼罩之后,他感到一丝恐惧。

刘翠青的世界就是黑暗的,徐冬林有时会去感受刘翠青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感觉像喝水这种小事情,都成了奢望。”

刘翠青年幼时就拥有不错的运动天赋,10岁时因眼部疾病未能及时治疗而失明。17岁时,她才被残联挖掘,开始接受正规训练,但一直没有合适的领跑员,直到2013年底,他遇到了徐冬林。

要想最大化地兑现盲人运动员的速度潜力,领跑员必须使自己的步调和姿态都与前者保持镜像般的一致。“像是只有一个人在跑”,就是对一对T11级别参赛选手的最高评价。

这不仅需要“硬件”的适配,还要将默契内化为身体本能,需要双方用无数的心血去浇灌出牢不可破的信任。

由于盲人无法亲眼看见技术动作,诸如抬腿、举杠铃这样对健全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难以理解。为了让刘翠青能够领会训练中的细节,在将动作教给她之前,徐冬林会先一遍遍自己进行“消化”。

与盲人运动员几乎形影不离地进行共同生活,是领跑员必做的一项工作。徐冬林不但需要去观察和了解刘翠青的性格,还需要照料好其生活。包括给刘翠青洗衣服、刷鞋这样的杂事,也可能由身为领跑员的徐冬林来完成。

“我们教练说,除了洗澡睡觉不在一起,(其他时间)都在一起。”刘翠青这样描述两人的相处模式。

业内功勋教练汪成荣甚至认为,就连吃饭的时候,如果盲人运动员将筷子放到了辣椒上面,领跑员都要记得立刻提醒。

——2——

两人共同通过了“信任关”,他们在跑道上就进入了所向披靡的状态。

与徐冬林搭档的第二年,刘翠青便在仁川残亚运会上夺得五项比赛金牌。2015年世锦赛,她在T11级别径赛项目上揽下四金。

由于选择面小等原因,盲人运动员要想找到优质而可靠的领跑员,并通过长期搭档培养起足够的默契,面临着重重困难。如果领跑员出现伤病等突发情况,运动员几乎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替补人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