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润玉:修得太上忘情境,静守万年孤独命

2021-09-07 12:08  人民资讯

是夜,星空沉醉,夜神润玉一袭白衣站于天河之上,布星挂夜。

司夜的孤寂,万年来,皆是如此。

身侧从无人相伴,只有魇兽咿咿呀呀。

而今,天帝的孤寂亦是如此,身居天帝宝座,朝臣退去后,空留一室清冷。

孤独的命理,寂寞的一生,从一开始便注定了。

润玉曾说,自己是个万年孤寂的命格,谁入这璇玑宫都是委屈了她。只是当初,他还是个从未热闹过的人,并不真切的知道何为孤独。

现如今,他爱了,恨了,倦了,也曾将自己仅有能舍弃的东西以命相送,唯一一片龙之逆鳞,陪伴自己千载的魇兽,身为天帝的一半仙寿,只是这些抽筋断骨的伤痛,均不曾挽回那个心尖上的人。

历经繁华后回归颓唐,世间最残忍的事,不过如此。

眼前总是漫长夜空跟无尽的星河,难以入眠也不敢入眠,似乎梦中总有那人身影,所见梦是残忍的过往,所思梦是虚无的幻想,星辉闪烁下桩桩件件皆在提醒自己,自己这一生命途多舛,情爱磨人。

修到太上忘情境,是对自己的救赎,亦是身为天帝,身为这世间唯一一尾应龙对六界的承诺。

只是,这太上忘情又怎能轻易修得。

那无尽无尽的夜,冰冷空旷的九霄云殿,势必要与天帝陛下一道,共度神仙这漫长无味的岁月。

01

识润玉,识翩翩公子,知何为丰神俊朗,温润如玉。

初识润玉,他在瑶池显露真身小憩,雪白的龙尾映着星光,展露在碧波中。那是他千年以来,第一次显露真身。

这应龙真身,在年幼时实乃耻辱。自己是娘亲簌离与天帝太微在露水情缘中的结合,名不正言不顺,为避免天后降罪,母子俩只得藏身太湖水泽。

真身为龙的润玉,身边都是红色的鲤鱼,因为不合群,经常被周遭水族欺辱。

忍无可忍时的一声龙吟,穿海掀浪直达九霄。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