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他们把足球当做光!这支国足“用耳朵踢球”,挺进奥运半决赛

2021-09-02 12:05  新民晚报

胜法国、赢日本,挺进奥运半决赛,正在东京征战残奥会的中国盲人男足这几天登上社交媒体热搜榜,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向这支虽然生活在黑暗中,内心却怀着纯粹又真挚足球梦想的队伍……

图说:中国盲人男足在比赛中 新华社图

用耳朵踢球

盲人足球在2004年成为残奥会正式比赛项目,考虑到运动员的情况,比赛采用小场地,每队的上场人数也只有5个(除守门员外的球员,残障等级需相同),且两条边线设有挡板,避免出界给球员带来的额外消耗。但即便如此,对于盲人选手而言,训练和比赛依然是艰苦的,与体能和盘带技术等常规技能相比,良好的听力和反应能力,更是决定比赛的关键因素,盲人足球选手也因此被称为“用耳朵踢球的勇者”。

图说:这群球员被称为“用耳朵踢球的勇者” 新华社图

中国盲人男足在东京残奥会赛场上的每一粒进球背后,都是成千上万次的听力练习。“训练和比赛中,教练和引导员会通过鼓掌、用铁棒敲击门框等方式向队员发出指令,提醒他们把握住射门时机。”中国盲人男足头号射手朱瑞铭的启蒙教练林若飞介绍,听力训练的艰苦程度,要超出常人想象。“即便是在极为安静的情况下,选手也常因为不能领会暗语而摔倒甚至受伤,更何况备战时,教练组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有时甚至会用录音机等设备故意制造噪音,以提升球员集中力。”林教练表示,盲人足球运动员的每一脚射门,都是用一次次摔倒和一个个伤痕换来的,“我很钦佩这些球员,因为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图说:盲人球员的每一脚射门,都是用一次次摔倒和一个个伤痕换来的 新华社图

正是凭借这样坚定的意志与信念,2006年才正式建队的中国盲人男足,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从新军到劲旅的蜕变——6次亚洲杯冠军、2次世界杯季军、北京残奥会亚军……这支队伍在属于他们的舞台,向世界展示着中国足球充满激情的另一面。“当我们一开始说要在绿茵场上为国争光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觉得(我们)连球都停不好。”中国盲人男足队员魏建森曾感慨,或许正是外界的那些轻视,给了他们更多动力,“虽然不是职业选手,但我们的队员真的都非常热爱足球,日常生活几乎与足球形影不离。”魏建森说,他和她的队友都因为高强度训练落下许多伤病,但只要站上赛场,过往的一切付出就都值得,“我们最喜欢听教练提醒球门在什么方位,然后用铁棒敲击球门的声音,因为那代表进球的机会出现了。”

图说:比赛结束时,球员一起离场 新华社图

盼实力“复仇”

过往的出色战绩,并没有让中国盲人男足在残奥分组中占到什么优势,相反,此次东京之行,这支亚洲冠军队与世界最强的巴西,欧洲传统劲旅法国和东道主日本分在“死亡之组”。出发前谈到分组形势时,中国队主教练许宇飞坦言:“分组比较困难,但还有的踢。”他给球队定下了登上领奖台的目标。

图说:中国盲人男足的教练团队 新华社图

首场遭遇巴西,中国盲人男足以0比3落败。走下赛场,球员们脸上写满不服,还有些沮丧。教练组很快察觉队员的情绪,要他们忘记过去,全力打好之后的比赛,“回想一下之前集训的时候,大家付出的汗水,现在大赛才刚刚开始,怎么能因为输了一场球就垂头丧气?要用实力把失去的拿回来!”及时的心理动员加上有效的战术调整,让中国队很快找回强队风范,1比0力克法国,2比0完胜日本,让他们如愿晋级四强,距离实现既定目标,只差一场胜利。

图说:中国盲人男足在比赛中 新华社图

不过志存高远的中国盲人男足,目光可不仅仅放在领奖台上。此前他们曾多次在世界大赛的半决赛和决赛中,以微弱劣势不敌巴西,与冠军擦肩而过,队员们非常希望希望能与桑巴军团再战一场,“第一场我们机会不少,他们还有个点球,输了我们都不太服气,希望决赛再遇到他们。”显然,“复仇”的种子,早已在这群让人敬佩的男儿心里种下了。(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