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向她求婚那夜,她被推进手术室,用性命救了他昔日恋人

2021-09-02 09:53  人民资讯

宋浮习以为常,趿拉着鞋子去漱口,走进洗手间,却看到镜子上贴了张纸条:低头。

她不想照做,可是身体自有主见,已经把头低了下去。洗手池了放了一大捧鲜红的玫瑰,娇艳欲滴,上面还洒着水珠,宋浮忍不住露出个笑,很快收起来,看到玫瑰上也夹了纸条:接电话。

下一刻,电话响起来,她抱着玫瑰跑过去,喘匀了气,才故作矜持地接起来:“喂?”

“还装什么,我都看到了。”汤沛山笑道,“很高兴吧,嗯?宋浮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敢给我甩了这么久的脸色。”

宋浮抬起头,果然看到角落里的摄像头是亮着的,那她刚刚看到花的傻样子一定也被他看到了,她有点尴尬,却又有很多很多的欢喜涌上来。她不说话,他已经开口:“今天是你生日对不对,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什么?”

“现在不能说,说了就没有惊喜了。”他说着,在话筒里亲了她一口,“晚上我来接你,记得打扮得漂亮一点。”

宋浮嗯了一声,手指头绕着电话线,许久,小声说:“等晚上,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

“和我要说的一样吗?”

“那我不知道,要你说了之后我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

“这也太不公平了。”

她忍不住又笑了:“是呀,就是这么不公平。”

“可我很期待。”他说,“我很期待。”

电话挂断了,可这一次她是那样开心。她抱着玫瑰在屋子里转了个圈,摄像头闪了闪,她抓着遥控器给关上,这才正大光明地倒在床上,在他那边躺着,静静地望着天花板。

女人总有直觉的,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今晚汤沛山要告诉她的事,一定是她想的那样。

电话又响起来,她看也不看就接了:“汤先生,怎么又打过来了?”

“宋小姐吗?”那头却是个女人的声音,“我是薛盼儿,有时间聊一聊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