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向她求婚那夜,她被推进手术室,用性命救了他昔日恋人

2021-09-02 09:53  人民资讯

宋浮落后了一步,站在楼梯上一时害羞,可汤沛山已经抬起头来,两人四目相对,她清晰瞧见他眼底有什么东西荡了荡——那绝对不是快乐或者惊艳的神情,宋浮迟疑了一下,他已经露出笑容说:“是很好看。”

“要我说,和柔柔长得有八分像。尤其是这双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汤夫人继续说着,汤沛山漫不经心应了,抬起眼,和宋浮对视,嗯了一声说:“我喜欢的类型都这样,不是说男人是最专一的,多大了,都喜欢十八岁的小姑娘。”

汤先生笑起来,汤夫人嗔怪:“又瞎说,还不去把阿浮扶下来。”

汤沛山懒洋洋走过来,向着她伸出手,还故意做个怪样子:“有这个荣幸吗?”

她把手放在他掌心里,他掌心是冰凉的,她的手里却出汗,两人这样慢慢走下来,像是情投意合。汤夫人看着,笑容就渐渐淡了,不知是因为什么,忽然不高兴起来。

宋浮没问,走的时候坐上车,汤沛山一踩油门开出去,还要分心说话:“我妈是想要你知难而退。”

“我知道。”

“你今天演技不行,她那样说你该生气才对,不然显得……”

他不说了,可意思是要她继续问,她只好配合:“显得什么?”

“显得你不怎么把我放在心上,不够爱我。”

她沉默半天,扣着袖子上绣着的小花,线头被她抠开了,花就变得零落起来:“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会装得很爱您的。”

不知道她哪里惹到了他,他一踩刹车:“下去。”

宋浮没骨气,不敢惹金主不高兴,点头哈腰下了车,看着他扬长而去。这里是半山腰,时间有些晚,沿路没有车。她提着高跟慢慢往下走,走到了公交站牌,发现最后一班车也已经走了。

她还像是以前一样,连求救都不知道找谁。犹豫半天,只好继续往前走。沿途的灯亮得像是星星,她走得脚底疼,想要哭又忍住,只是安慰自己,坚持一下就好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