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向她求婚那夜,她被推进手术室,用性命救了他昔日恋人

2021-09-02 09:53  人民资讯

她吓得连忙摆手,怕他真心血来潮给她一套。他倒是来了兴致,问她:“为什么不要?宋浮,你这个小姑娘真奇怪,像是很怕和我有什么金钱上的关系。”

多傻、多天真,可却是她唯一坚持的底线了。

她不说话,他就替她拉开车门,揽着她的肩膀,又在她耳边低语:“笑一笑,别臭着脸。”

宋浮调动自己的演绎热情,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抬头,正好看到汤沛山的父母携手站在门口。要不怎么都羡慕有钱人呢?算年纪这两位已经五十多岁了,偏偏气色很好,他母亲让外人猜,顶多以为四十出头。

宋浮忍住摸自己脸的冲动,乖巧地叫了一声:“伯母。”

汤夫人立刻揽住她的手,笑得慈眉善目:“这就是阿浮吧,长得可真漂亮。”

宋浮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可没想到汤夫人会这样真诚地夸奖她。按照剧本来说,难道汤夫人不该对着她这样一个贫民女横眉冷对?但汤夫人挽着她,硬是带着她上了楼,把她按在梳妆台前,拿出自己的珠宝盒子,真情实感说:“沛山这个混小子生得不好,我遗憾好久,好在他眼光好,喜欢的姑娘这样漂亮,总算能满足我一点了。”

汤夫人说着,就取出珠宝替她佩戴,宋浮想要拒绝,可汤夫人望她一眼,有点悲伤:“是不是我吓到你了?阿浮,你不晓得,沛山这孩子这些年让我操碎了心,我看到你,实在是开心啊。”

汤夫人大概是南方人,说一口吴侬软语,宋浮被她讲得心都要化了,老老实实坐着,任由她将各色的珠翠往她身上安插。镜子里的人渐渐变了个样子,变得又冷又艳,宋浮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模样,艳羡地摸了摸耳上的钻石耳坠:“您把我打扮得真好看。”

“是你本来就漂亮。”汤夫人笑弯了眼,“走,让沛山也看一看。”

楼下,汤沛山正和汤先生聊天,汤夫人先下去,笑盈盈说:“你们看看,阿浮这样一打扮,有多漂亮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