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只见那女子,三分冷傲,一袭白衣,不带半分烟火气息

2021-08-25 14:12  人民资讯

张青羽滚下山坡,和田丰年的尸体倒在一起。

他已经站不起来。

他宁愿死的人是自己。

但他看见娇儿自己给自己大腿止血时的痛苦表情,又是无比心疼。

那个跳上山石两刀斩杀田长老的黑影是一个高大的男子,身穿靛蓝色剑道服,腰间佩着一柄太刀,头上戴着一张面具、遮住本来面目。

那张面具上没有任何花纹,一片空白,乍一看,好像那是一个没有眼耳口鼻五官之人,透着诡异的气息。

而他整个人则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张青羽尽管一心想死,但还是忍不住被他身上的气势激得寒毛倒竖。

空白面具人跳下山石,俯瞰着张青羽,手已放在刀柄上,似乎随时准备拔刀杀人。

张娇叫道:“宗魄大人,不要……”

空白面具人扭头看向她。

她似乎因为畏惧而呼吸一滞,但仍然鼓起勇气说:“不要杀他……”

空白面具人用不太标准的、略带口音的华夏语说:“他会泄露我们的行踪。”

张娇深深呼吸一口气,说:“但是他救了我,之前还帮我提升了修为。如果宗魄大人饶他一命,无论您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您!”

空白面具人冷冷说:“你本就应该按我的要求完成所有任务,但是你却失败了,你没有夺得武道大赛冠军、没有当上武道大会盟主。”

张娇诚惶诚恐,不顾伤痛,连忙匍匐在地上:“宗魄大人恕罪,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只能……只能怪我修炼的时间太短、修为太浅……”

空白面具人说:“我知道,所以我这次不杀你……但我已经饶你一命,你却还要替别人求情,你是在跟我加价么?”

张娇连忙说:“不不,我胆子小得很,岂敢跟宗魄大人讨价还价。我只是觉得,他还有用,杀了可惜。他此前传我雷法,我还没有学全,而且他的真气特异,我用“腹婴功”吸纳之后修为大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