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幼时生病烧坏双眼,孤苦数年交个男友,竟还觊觎她眼角膜

2021-08-20 20:42  人民资讯

翟江不禁嗤笑出声。他原以为,自己已经是妖怪里最不起眼的那一类了,可人类竟比他还要渺小卑微,这样费力地唱上一整个夜晚,也只有微薄零星的收入。

翟江在楼顶晃着腿听了一晚上的歌,从楼顶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记熟了那首歌的曲调。星街广场的人群一簇簇散去,巨大的LED屏也像是被摁掉了开关,昭示着今晚的喧嚣落幕。

翟江路过那个弹唱的女孩时,她正蹲在地上收拾吉他盒,手指一张张抚平摸过盒子里的零钱。有个瘦小的身影慢吞吞地朝她凑了过去,朝四周张望着,而那个女孩似乎没看见他一样,甚至还在悠闲地整理玫瑰的包装纸。

翟江太清楚那人脸上的表情了,状似不经意的神情,紧张地观察四周,又有一点慌张,和刚到人世的他一模一样。

在那只手伸向她的吉他盒时,女孩攥住了他的衣袖,“喂,你想做什么?”那人愣了一下,也许没想到会被她发现,下一秒则用力地拽过了吉他盒,可他没想到女孩的力气那么大,他根本拽不动。

翟江的脚步不自觉走近了些,他意外地发现,这个女孩根本就看不见。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动了其他的心思。

女孩只觉得拽着吉他盒的那双手忽然松开了,伴着一声哀嚎,似乎有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紧接着,她听到身旁的人呵斥道,“偷盲人的钱,你还要脸吗?”话语很粗鲁,声音却清朗得像一阵春风。

在翟江正要上前对那个人补上一脚时,却被抓住了手臂。“谢谢你啊。”女孩软软的嗓音落下,方才的小偷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往街上跑。

“不客气。我去抓住这个贼,把他带回来让你踹一顿解气。”翟江表现得十分仗义。

“算了吧。”女孩笑了笑,“还好你出手帮我,我也没损失什么。想抢劫我的人好像年纪不大,还是个孩子吧?不和他计较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