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幼时生病烧坏双眼,孤苦数年交个男友,竟还觊觎她眼角膜

2021-08-20 20:42  人民资讯

“我以前也是一个人来的,今年我们可以一起跨年,你给我讲放的烟花好不好看,可以吗?”她的心跳得飞快,生怕自己的逾越换来一句拒绝。

好在他没有。

翟江笑着说,“好,我到时候陪你一起看。”

7.烟火

人世的平安夜,缀满了流动的光彩。

温晴的感冒似乎一直没好,她觉得浑身没力气,脑袋昏昏沉沉的。翟江来敲门的时候,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床上爬起来。

“圣诞快乐,温晴。”听见熟悉的声音传来,她似乎又有了些精神。

在来找温晴之前,他想了很久要给温晴送什么样的礼物,但最终什么也没有买。那样干净善良的女孩子,如果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应该会看不起他送的礼物吧。

他穿着温晴送的毛衣,给了她一个拥抱。

温晴被这突如其来的温热惊到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她听到一个温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如果不是被巨大的喜悦和甜蜜冲昏了头脑,她一定会听出他此刻的声音和以往不太一样。

“好啦。我该走了。”他松开温晴,劝她回去休息,“看你一副没精神的样子,回去睡一觉吧,睡醒感冒就会好了。”

温晴也莫名感到特别困倦,但还不忘问他一句,“你去哪里呢,是和朋友约了过节吗?”她的语气里不自觉地透着紧张。

翟江笑出了声,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脸,但又缩了回去。“没有。是有件要紧的事情要去办。”

温晴终于放心地回去睡觉了,脑袋一沾到枕头就沉沉地睡去。

屋外有雪花打着旋落下,晃晃悠悠,如同翟江的脚步。

一只黑猫踩着雪走来,表情带着愠怒,“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闻不到她身上的味道了?”

翟江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他还是对着那只黑猫露出了一个挑衅的微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