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让我累了就回南安放牛”

2021-08-17 09:29  人民资讯

雷动的欢呼声,震耳的鞭炮声,黄东萍的母亲黄秋芬和福建省羽毛球队女队原教练郑宝君相拥而泣。电视画面中,夺冠的黄东萍和王懿律也激动地击掌庆祝,相拥倒地。归国隔离的黄东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起这一刻,心中仍是满满的感动和心疼——这一路走来当然并不容易,但每一步她都清楚而坚定,身后爱着她的人们也在默默地为她付出所有。

谈夺冠时刻

相信自己也相信同伴

“其实站上奥运赛场,我连能不能拿牌都没有信心。”第一次参加奥运,黄东萍既觉得充满未知的新奇、刺激,又忐忑不安。和搭档王懿律已经18个月没参加公开比赛了,她很清楚奥运会跟别的比赛不一样,这里有所有运动员视之为梦想的最高领奖台,世界上最优秀的组合都将在这里会师,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但来不及多想,并不理想的抽签情况让这对“黄鸭”组合不得不拿出百分百的状态来争夺小组头名,以免在淘汰赛中提前遇上队友。两人赛前做好了迎接各种困难的准备,一路越战越勇。终于两人不负众望,和队友郑思维、黄雅琼的“雅思”组合顺利会师决赛,提前为祖国包揽冠亚军。黄东萍分析,“黄鸭”组合的特点是两人实力比较均等,“雅思”组合则特别快,封网拿球意识比较好,跑动面积也比较大。两个组合之前有过不少次交手记录,“黄鸭”组合胜少输多,13次比赛就赢了3次。“反正都这样了,放手一搏了。最后能赢可能更多的是心态比较好,比较幸运。”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坚定信念,相信自己,也相信同伴。”黄东萍提起,最后决胜局一度打得很胶着,直到关键点跳开对方2分后,压力也没有那么大了,最后一颗球落下,夺冠的激动与喜悦瞬间涌来,“日积月累的付出,终于有了收获。”

谈“黄鸭”组合

从互怼到互相理解

“黄鸭”组合相拥倒地庆祝。那一瞬间,搭档以来经历过的一次次艰难磨合,也涌上黄东萍的心头。

两人2017年年底开始搭档,一开始沟通并不顺畅。“特别是我,脾气比较暴,有什么都直接表达出来。他比较闷,不开心也不会说。”黄东萍说,那段时间,双方在赛场上会对对方提出很高的要求,出现问题后谁也不听谁的,一沟通经常就成了“互怼”,没办法冷静下来听对方讲。直到2018年香港公开赛上败给老对手渡边勇大、东野有纱时,巨大的打击让黄东萍开始反思。

“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输过他们!”黄东萍觉得又委屈又难受,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光对搭档提要求,不对自己提要求。”于是她经常不断给自己“心理按摩”:如果想拿成绩,一定要发挥出双方的最大优势,要1+1>2,一旦情绪没有控制住,也不能冷战,一定要去沟通。

后来在成都集训时,两人因一句话又产生了冲突,有一两周,两人训练时互相都不搭话,打完比赛就走人。大大咧咧、后知后觉的黄东萍还以为搭档心情不好,直到教练找她聊天,才知道两人沟通又出问题了。黄东萍找到王懿律身边的朋友,通过朋友和他沟通。就这样,黄东萍找到了和搭档沟通的方式,两人的沟通越来越顺畅,也越来越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互相理解。

谈家乡亲人

大家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每得一分,大家都很激动,为我鼓掌加油;我丢分时,大家为我惋惜。这说明大家的心是连在一起的,好感动。”从领奖台下来后,黄东萍恢复了平静,但看到家人和父老乡亲为自己加油的视频时,她内心不禁又暗潮涌动。她说,比赛的每一分自己都心里有底,但在背后支持着她的父老乡亲,却只有等待和煎熬。“没有大家的支持,我一个人在前面奋斗是很难的。”

也因此,在东京比赛时,东萍每天都要跟奶奶视频,就是想让在后方等待的家人放心。从小就离家的东萍,心里对家人充满了愧疚,觉得自己没有为家人做过什么。从心底,她希望家人不要为自己担心。“对他们来说,虽然很不放心我一个人出门在外,但他们还是放手让我去创造自己的人生。”

初到国家队时,东萍每天都做好了回家的准备,一度想放弃打球。是家里的三位长辈用不同的方式鼓励着她。奶奶会跟她讲道理,告诉她,路已经走了一半,就要坚持走下去,不能半途而废。福建省羽毛球女队原主教练郑宝君的电话,是黄东萍打得最多的。暴脾气的她每次一有情绪就想着给“宝妈”打电话,后来郑宝君摸清了东萍的“路数”,一接到她的电话,就借口家里有客人,一会再回电话,用这样的方式让黄东萍先把情绪冷静下来。很神奇,这样冷处理的方式,居然真的很适合黄东萍。

“我妈更绝,她跟我说,你要是累了就回来,咱家旁边还有两块地,你可以去放牛。”如今想起来,黄东萍也觉得好笑,每次她一闹妈妈就告诉她,如果想清楚了就回来吧,“我哪敢想清楚回去放牛啊。”

就这样,三位长辈用不同的方式鼓舞着东萍,让她一路即使有伤、有挫折,也从未想过放弃,让她追梦的路上始终充满力量与勇气。

来源:东南早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