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快落气前,她听懂了老鼠说话,奇迹般的重获新生

2021-08-13 18:10  人民资讯

故事发生在一个小地方——罗相村。

这日,庞秀婧老奶奶躺在一张破木床上,木讷的半眯着眼看着灰白墙壁。三年了呐,从自己卧榻起,二个儿子一个女儿没有一人来照顾过自己,一想到这,老奶奶眼角的泪无声的落下。

俗话说:我养你小,你管我老。为何到了我这,就不顶用呢。

屋外的大黑狗在不停的汪汪大叫,片刻后,叫声停,一阵缓慢的脚步声响起。随后,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一人。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秀婧呐,别难过啦,他们说最近会抽空回来看你的。来,先把药吃了吧。”

庞秀婧轻摇了摇头,蚊声:“不吃了,没病吃啥药。老张呀,你身体也不好,又照顾了我几年,真是对不住啊。”

张于孝忙道:“哪里的话,都是邻居,能帮衬就帮衬些吧。”

庞秀婧又道:“今日过后,你就别来了。对了,床下正中有块砖,到时若我不在了,你就将它挪一挪,当是这么多年来……”

张于孝急了:“别瞎说!我也老了,要那些钱做啥,待他们几个来看望你时,留给你自己的后人吧。”

“后人!”庞秀婧听到这二字,苍白的脸上尽是苦笑——辛苦养他们半辈子,老了到自己落难时,他们又在哪呢?为何要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积蓄留给他们啊。

待张于孝走后,庞秀婧又双眼盯着灰白的墙壁发呆,怕是再也熬不过明天了吧!

一千多个日子全在这张木床上躺着,若没有张于孝,恐怕这条老命早就没了。至于病,她也不清楚是什么病,四肢无力,头晕眼花,一站起来就感觉全世界都颠倒了过来,请了几名大夫却都检查不出结果,只撂下一句话 :气顺心宁,病自然好。

可是,一想到儿子女儿整天因工作忙而不回来探望,心里的气就无处可泄,似要将身体胀破。其实她比谁都明白——若有心,工作再忙,那都不是事。

这时,她的思想又陷入了死胡同,似钻不出来般,越想越气,气得已满头大汗。眼皮也渐渐沉重,待合上时,还能再睁开吗?

唉!快落气前,她最后叹了口气,眼睛就要闭上,却在这时,两道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有些尖锐也有些耳熟,那是陪伴了她几年的两只老鼠。

以前老张送的食物过来,多半进了这两只老鼠的嘴,庞秀婧日渐消瘦,可这两只老鼠却越加肥胖。平时,庞秀婧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太孤独,就算以前她十分怕这小东西,但孤独久了,有点叫声也能让他感到温暖,即使对方是老鼠。

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产生了错觉,在庞秀婧已闭上眼时,一男一女两道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并且老鼠说的话她竟然听懂了。

男老鼠说:“你看这老太婆好可怜,放着那老头这么好的人不懂得珍惜,偏偏要整天躺在床上生闷气,儿子女儿不孝还不是你从小没教好,年轻时犯的错老了承担,也是报应呐。”

女老鼠配合道:“是呀,是呀,但你留点口德,这老奶奶怪可怜的。换了我是她,我肯定拿着积蓄和那老头四处游玩,玩到哪就是哪,就算死在它乡也比死在这块木板上强。”

男老鼠又道:“啊,她要是死了,我们以后还怎么吃白食,快咬她,别让她死了。”

疼入骨髓!已经闭眼的庞秀婧猛的睁开双眼,从木床上坐了起来,也在这时,陪伴了她几年的两只老鼠突然从床上跳下,逃也似的窜进了洞。

庞秀婧揉了揉额头,回忆着刚才在耳边响起的那些话。这时,门外又响起了缓慢脚步声,这一次,她比任何时候都听得清楚。

门开了,张于孝提着汤盒。她望着他,苍白的脸上恢复了几许颜色。三年来的第一次,坐立起身后,不再眩晕。

张于孝一见她坐立起身直愣愣的望着自己,急道:“你咋坐起来了呢?快躺下。”

庞秀婧脸上挂着苍白的笑容,声音不再如先前般无力,问道:“现在几时了?”

张于孝将汤盒放在柜上,随口答道:“快黄昏了。”

庞秀婧将柜上的汤盒捧在手心,张于孝提醒道:“烫。”她似未听见般,只道:“真暧和,老张,咱们来一场黄昏恋吧。”

说完此话,张于孝先是愣了愣,然后像个孩子似的一崩老高,欣喜若狂。

来源:琪琪故事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