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不喜欢他了,为何晚上闯进他的住所?

2021-08-12 16:23  人民资讯

作者|白衣苍狗

01

东边天刚露出鱼肚白,时春就穿戴齐整,在铜镜前翻来覆去地照,捏着笔的手总是抖,一不留神左边眉毛画低了,恼得将整个脸都洗了重化。

等到天都已经大亮了,她的眉毛还是只画了一边的。

时青来喊她出门,又看见她一圈圈地扑粉,脸涂得面团子一样,嘴上抹着最时兴的胭脂,忒浓厚了点,像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配上白花花的脸,跟索命女鬼一样。

他这个姐姐今儿是抽风了?

时春终于画完了另一边的眉毛,神气活现地照了又照,颇为满意地站起来,一抬眼看见时青站在门口,当即喜笑颜开,“咱们走吧。”

这一抬脸,时青看得更仔细了,忽略掉那白脸蛋子和血红大嘴唇子,时春这俩粗眉毛简直就是当代李逵。

“姐,你知道今儿是什么日子吧,就这样出门?”

时春嗯了一声,又围了个绣花披帛在身上,花花绿绿,简直是个人形鹦鹉,一问还奓毛:“你懂什么?这是最时兴的粉面妆,现在都这么装扮。我要是清汤寡水地出去,一会儿出了门往人堆里一站,是会被艳压的。”

艳不艳压不知道,笑掉大牙是有的。

但时青也没再言语,他晓得时春这样打扮的因由,毕竟是要见旧情人,总要隆重些。

五月初五,洛阳城内当街都在卖粽子,粽叶清香飘得老远。时青骑着马走在前头,后头时春打开车帘透气,腕上绑了条已经褪色的五色绳。洛阳城内有个习俗,五月初五在胳膊上绑五色丝线能驱邪续命,时春身上这条,还是三年前那个人送的。

痴情女子薄情的郎,时青抬手拨开柳条,顺势拽了片柳叶把玩。

薄情郎要回来了。

时青鼓起嘴把柳叶吹远。

薄情郎叫程锦官,是他们姐弟俩母家的表兄,时春自小盼着嫁给他,终于盼到自己及笄了,各种暗示程锦官不成,干脆往他书里塞了一封小女子心思的诗作,结果程锦官收到之后,连夜骑快马跑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