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诗晓:我和我的倔强 孙梦雅:我要我的坚强

2021-08-08 08:10  国家体育总局(人民科技内容)

徐诗晓参加六城会一路劈波斩浪的时候,孙梦雅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几年后,自己会和电视上这个登上最高领奖台的姐姐一起参加东京奥运会,一起拿到奥运会冠军,“她作为大姐姐在前面带着我,我特别放心。”

和徐诗晓的项目换来换去相比,孙梦雅要顺利得多,她最开始接触到体育,是在台儿庄的运动会上,她作为篮球队的替补,因为出色的身体条件而被市队教练选中。

孙梦雅进入市队后就一直练习划艇。入市队时,孙梦雅并没下过水,“我第一次下水漂的时候,在日照海边,我不会划,漂到了对岸,回不来了,教练说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就吃饭了,不等你了。”听到教练的话后,孙梦雅急忙跳下水游回去了。

虽然训练很苦,但是孙梦雅本就是个不怕苦的孩子,何况她觉得皮划艇还挺有意思。然而,就在孙梦雅还完全沉浸在新鲜、好玩的情绪中时,家中传来的消息却陡然间改变了她的心态。“我爸受伤了,腰以下动不了,家里就我妈一个人在干活。”听到这个消息后,孙梦雅想过放弃,准备回家照顾父母,但母亲却让她坚持下去。

2016年4月,山东省队女划集训,她被市队的教练送去。进入省队,意味着可以打全国比赛了,孙梦雅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收获了女子单人划艇200米的第三名,以及女子双人划艇500米的第二名。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孙梦雅并没有给自己庆祝,她笑言,“那时候还小,不太懂。”

其实划艇项目是皮划艇中最苦的,奥运冠军杨文军就曾经开玩笑说,想体验什么叫苦,练几天划艇就知道了。对于女孩子来说,尤其如此,烈日的暴晒,手心一层层脱皮,东京奥运会前,队里拍了一个宣传片,刚刚练完回来的姑娘们的桨把上竟然是点点鲜血,摄像师的眼睛立马湿润了。划艇项目需要跪着划,膝盖上,是一层一层的老茧,练完之后,上岸要缓半天才能直立行走。这些,孙梦雅都用积极的心态面对,“有时候累到极限,练到回去就哭,但是一下课就好了。”这个十几岁的姑娘慢慢长大了,再累再倦,从不退缩;再苦再难,永不言弃。她用坚强的意志撑过每一天的训练,迎接每一天的挑战。她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她转正第一次拿工资的时候,她立刻把钱全都打给了妈妈。“妈妈跟我说‘你真棒’。”孙梦雅听到妈妈的夸奖,心里乐开了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