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十分”完美

2021-08-06 10:03  潍坊晚报(人民科技内容)

8月5日,东京奥运会结束了第13天的比拼,在女子10米跳台决赛里,年仅14岁的全红婵三跳获得满分,一路领先以466.20分夺冠,创造了该项目的历史最高分,完美诠释了何为英雄出少年。

决赛表现无懈可击,夺冠后被教练“举高高”

全红婵是本届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小的运动员,在参加奥运会前,没有国际大赛经验。预赛中,全红婵表现并不稳定,第三跳还出现过较大失误,只得到47.85分。好在她很快调整心态,随后的两跳表现完美,以第二名的好成绩晋级半决赛。队友陈芋汐排名预赛第一。

有了预赛经验,全红婵在5日上午的半决赛表现更加自如,力压陈芋汐排名第一。5日下午进行的决赛,金牌争夺主要在全红婵和陈芋汐之间展开。和半决赛时的出色表现相比,全红婵在决赛中的表现更加无懈可击。

比赛中,五轮比赛她有三轮拿到满分,这是本届奥运会跳水比赛中首次出现满分,其中,第二跳和第四跳更是获得了全部裁判的10分肯定。最终,全红婵以总分466.20分的女子10米台历史最高分夺冠,此前奥运会最高分是陈若琳在北京奥运会上创造的447.70分。陈芋汐以425.40分获得银牌,澳大利亚选手伍立群获得铜牌。中国跳水队拿到了在本届奥运会上的第六枚金牌。

拿到金牌后,全红婵全程表现淡定,主管教练刘犇则兴奋地将她高高举起。“有点痛”,谈到被“举高高”时,全红婵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选拔赛一鸣惊人,力压众名将获得参赛资格

“下饺子都比她的水花大!”“天才少女!”“水花消灭术!”一大拨赞美正在向全红婵袭来。来自广东湛江的全红婵足以匹配这些美誉,然而出道即巅峰的她却说:“我不是天才,我很笨的,学习不好,就跳水还行。压水花秘诀?我不知道,没看过我跳水和下饺子的水花大小。”

不像其他跳水选手多从体操起步,全红婵7岁时第一次接触跳水,11岁进入广东省队,2020年10月在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世界杯选拔赛首站比赛中一鸣惊人,在女子10米台决赛中挫败任茜、张家齐、陈芋汐等名将,并在国内的三站奥运选拔赛中赢得两站单人冠军,获得东京奥运会门票。

全红婵承认,自己第一次参加大赛有点紧张,刚到东京后的前几天有些不适应,后来慢慢适应了。“奥运会和全国比赛相比,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比赛过程中,全红婵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更没有关注其他对手,包括师姐陈芋汐的表现,始终保持全神贯注。“奥运会也就是跳五个动作,想好每一个动作,把自己的动作跳好就行了”。

苦练跳水背后想为妈妈治病

全红婵苦练跳水拿金牌争冠的背后理由,却让人心疼,她想为妈妈治病!

2007年3月28日,全红婵出生在广东湛江麻章区麻章镇迈合村的一个低保户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全红婵是家里的老三,上有一哥一姐,下有一妹一弟。全家主要收入,除了每年近2万元卖甘蔗的钱,就是每个月3000多元的低保补助。

全红婵的母亲平常替人做饭补贴家用,2017年末在去工厂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撞坏了肋骨,落下残疾。受伤后,母亲住了几次院,“整个家被掏空了。”

全红婵说:“我妈妈之前有点生病,出过交通事故,住院过两三次,但家里有时候也不告诉我。我打电话给我爸,他才告诉我这些,他让我不要在意太多事情,但是妈妈治病要花挺多钱的,我就感觉自己也得挣钱,好寄回家给妈妈治病。”

父母告诉她不要想太多,不管教练怎么说都要听教练的,按教练说的去做。全红婵也非常懂事,从不跟父母讲自己训练中的苦,怕他们知道伤心,只是闷头苦练技术。

如今,全红婵在奥运会上一战封神,我们也希望其母亲的病可以得到根治,早日恢复健康。

◎全红婵趣事爱吃辣条爱玩游戏

在赛场之外,全红婵其实是个还很懵懂的小孩。她曾在采访时表示,自己平时训练后没事喜欢打打游戏,像是和平精英和王者荣耀,“可惜只能玩一个小时,游戏都限制年龄呢,不够!”

谈到女儿喜欢的东西,全红婵的母亲说,“她就喜欢吃零食,辣条啊,反正都是小卖部卖5毛钱一包的那种,她不是说嘛,她的愿望是开小卖部,有很多零食吃。”在奥运会赛场上夺冠后,被问及庆祝胜利的方式,全红婵笑着说:“吃点好吃的,辣条!”

全红婵是本届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年龄最小的运动员,年仅14岁。因参加奥运会跳水项目需要不低于14岁,得益于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全红婵才得以参加。

全红婵10岁那年,母亲带着8岁的妹妹全红桃来体校接她。全红婵的启蒙教练陈华明也看上了妹妹,“红桃的体能和弹跳跟姐姐一样有力气”。他以免学杂费的方式劝说送妹妹也来练跳水。2017年8月,父亲终于带全红桃来体校报到。后来,弟弟全进鹏也被送来体校。本报综合报道

来源:潍坊晚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