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金”和“三玉”的 不了缘

2021-08-06 01:58  三明日报(人民科技内容)

●白 云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妙玉如蜻蜓点水似的只出现过六次,但一点也没有减弱妙玉这个人物的典型性、重要性。第一次出现是在第五回,只有一幅简笔画、四句判词、一曲唱词而已。第二次出现是第十七回,林之孝家的与王夫人的几句对话勾画了“气质美如兰”的妙玉。第三次出现是四十一回,妙玉煮茶。第四次是五十回,大雪中宝玉到栊翠庵向妙玉乞红梅。第五次是六十三回,宝玉生日,妙玉送了一张题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的粉红笺子。第六次是七十六回,中秋夜妙玉续诗。第四十一回和六十三回,可能说妙玉是作为主角出现的,其他四次出场由人转述,其本人均不在现场。

宝钗和湘云不像宝玉、黛玉和妙玉名字中带玉,且宝玉出生时口中还衔着通灵宝玉。为了让玉体现玉的品格,曹雪芹给宝钗配了一把金锁,给湘云配了一枚金麒麟,这样写来是不是很有意味?宝钗的金锁上有字,是一个和尚给的,虽然不像宝玉的玉是与生俱来的,属于后天之物,但与宝玉的通灵宝玉好似一对。湘云的金麒麟是雌性,宝玉为她寻得一只雄性的金麒麟,却又丢失了,偏被湘云拾得,这是不是很有意味的神来之笔?

妙玉出场少,但她却是“二金”(宝钗、湘云)和“二玉”(宝玉、黛玉)不可或缺的重要纽带,仿佛一个中转站,让“二金”和“二玉”总是不离不弃地围绕在前后左右。宝玉对“二金”的爱,对“二玉”同样爱,只不过爱的内涵不同罢了。从某个角度来说,宝玉对宝钗的爱是世俗的爱(金玉姻缘),对黛玉的爱是仙缘的爱(木石姻缘),对湘云的爱是兄妹的爱、手足的爱,同妙玉的爱是佛缘的爱。在宝玉的眼中,宝钗和黛玉是事物的一体两面,她们互为表里,互相成就,又各为峰峦,各有意趣,湘云和妙玉亦然。

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动遇母蝗虫》,妙玉的茶是老君眉,煮茶的水是五年前从梅花上取下的雪水,茶具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成窑五彩泥金小盖盅、官居窑脱胎填白盖碗、绿玉斗和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的湘妃竹根、鬼脸青花瓮。栊翠庵品茶,看似妙玉与宝钗、黛玉的一次私密性小聚,然读下来感觉宝钗和黛玉不过是妙玉与宝玉这场情景剧的道具、摆设或龙套。宝玉与妙玉的对话不多但意味深长,甚至带着玄妙机锋,而与宝钗、黛玉的对话则显得形式化客套化了,仅仅停留在就茶水而茶水的层面。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妙玉在黛玉和湘云联句进入佳境或者说是落入绝境之时,好像一种不可思议的灵感突然闯了进来。妙玉的到来,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让那个凄清的夜晚突然通透起来,让那个高悬中天的月亮更加圆满起来,让黛玉的花魂提升为诗魂,让湘云满怀的“英雄阔大宽宏量”瞬间变为“一湾逝水”中的一片“楚云”了。随后,妙玉把湘云和黛玉让进栊翠庵,并把她们的联句诗续完,成为一首完整的诗《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韵》,印证了妙玉的判词“才华阜比仙”,更提示了妙玉“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的生存状况。

妙玉在宝玉的成长过程中,是一种灵性的存在。黛玉在宝玉的成长过程中,是一种神性的存在。宝钗在宝玉的成长过程中,是一种理性的存在。湘云在宝玉的成长过程中,是一种理性的补充。对宝玉而言,妙玉与黛玉有相互补充的一面,宝钗与湘云也有相互补充的一面,黛玉与宝钗却处处有分别,时时有对比。

“二金”和“三玉”就这么互相纠缠、互相碰撞、互相融合地演绎一段不了情缘,一次人生大观,一场旷世的红楼之梦。 2021-08-06 00:00:00:010976210http://202.109.226.74:8072/pc/layout/content/202108/06/content_109762.htmlhttp://202.109.226.74:8072/pad/layout/content/202108/06/content_109762.html13“二金”和“三玉”的 不了缘/enpproperty

来源:三明日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