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一个人的“黄金时代”,也是一群人的“黄金时代”

2021-08-04 20:15  邹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如果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希望重走《剑网3》中的哪条道路?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坐在沙发上的陈永仁和刘建明,一起被包裹在蔡琴的歌声中,这是他们唯一一次没有芥蒂的相遇。

当时的他们,一个处于“三年又三年”的无穷轮回之中,看不见前路,也看不清自己的本来面目。

另一个则是在“好人”与“坏人”间的灰色地带反复横跳,过去与现在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撕扯着自己,没有选择的机会,面具与自我粘在一起,烂成了一滩稀泥。

撩动人的,不仅仅只有歌声,回升出的,总是过去的时光。当年还年少的自己,一个在警察学堂,一个在街头火并,生活未必美满,前途未必美好,但他们拥有着甜美的自由,或许那对他们来说,才是他们自己的“黄金时代”。

花无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回不去的美好,正是“怀旧”这种情绪的根源。

这种怀旧放在个体上,不正是像刘建明、陈永仁这样的,从自身的际遇出发,憧憬着还未被“现在”束缚住的“黄金时代”。

有趣的是,虽然对每个人来说“黄金时代”的含义都不尽相同,但我们,又共同活在同一场“流动的盛宴”之中,大家的美好时光相互交错,往往能越过个人的边界,形成对某一段时期的“怀缅”。

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主人公吉尔乘坐着午夜巴黎的马车,在夜晚的寂静中来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20世纪的20年代。

在这里他与海明威碰杯,与毕加索谈天,与非兹杰拉德说笑,与斯泰因相交,可以说此间乐,不思蜀。21世纪的一切与这群人相比,都显得那么枯燥和乏味。

面对着好莱坞的死气沉沉,身为作家的吉尔自然会憧憬伟大作家辈出的20年代。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