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闲聊萌生念头,他们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分子

2020-11-13 15:39  北京日报客户端

一次闲聊萌生念头,他们为“3亿人上冰雪”增加了不少分子

上午9点刚过,“梦想之地”醒来了。

这座位于朝阳区辛店路南侧的大型气膜冰场,在工作日的这个时间通常还没有打开内部照明。场馆入口西侧的花样滑冰场静悄悄的,还在昏暗当中沉睡着。“啪”的一声脆响,突然自东侧的冰球场上传来,打破了整个场馆的宁静。原来是一名冰球少年在挥杆射门,球杆撞击冰球发出清脆的“啪”声。除了那名射手,还有两名少年正推着一个球门滑向冰面的远端……这块冰场就是梦想

这些冰球少年是北京体育大学冰球学院的学生,他们在周一至周六的上午会到“梦想之地”进行训练。作为亚运村地区和望京地区唯一的专业冰场,“梦想之地”拥有两片严格按照奥运标准打造的冰面,一块用作花样滑冰训练和表演,另一块作为冰球场,除了提供给北体大冰球学院使用外,北京梦想捍卫者俱乐部的培训和北京市青少年冰球联赛也在这里开展,甚至在首钢冰球馆正式投入使用前的一段日子里,中国国家冰球队也将这里作为训练馆。

9点17分,冰球场上的照明全部打开,冰球场一下子亮了起来。随后,训练也正式展开。王达、徐放和刘延慧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前静静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在这三个“80后”看来,这里已经有了梦想的样子,但还远不是全部。梦想源自闲聊

王达与徐放是中学时代的同窗,都喜爱和关注体育。1997年国足兵败大连金州,冲击法国世界杯失利,俩人曾一起抱头痛哭。2015年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后,已经成家立业并为人父母的两人,又将各自的孩子送到了同一家冰上培训机构。王达的儿子练习冰球,徐放的闺女学习花样滑冰。创办“梦想之地”的念头,就是两人在等待孩子训练的闲暇时聊出来的。

“那时候没见过专业冰场,就是感到了商业冰场的局限性。”徐放说,练花样滑冰的孩子和练习冰球的孩子都在一块冰面上,练冰球的孩子需要射门,可练花样滑冰的孩子又没有护具,两拨孩子间存在“抢冰时”的问题,这种训练条件下,孩子根本没法奔着专业方向去发展。“另外,对教练的训练方法也有各种的看不惯,就不细说了。”他说,“作为家长,我们觉得付出了时间,也付出了陪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又得到了什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