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感而发」:从《钢铁收割》中变了味的“大洪水”聊起

2020-11-11 19:30  艾渴echo

对波兰而言,其历史上的大洪水时期(Potop)指的是由1648年赫梅利尼茨基起义到1667年1月13日签署安德鲁索沃条约期间一系列烂事儿的总称,包括鲁塞尼亚起义,普鲁士寻求独立,俄罗斯入侵,瑞典入侵……总之一套下来威风凛凛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彻底失掉了自己的霸主地位,若不是斯特凡·恰尔涅茨基与立陶宛扬·帕维乌·萨佩哈两位指挥官和波兰人们发挥神勇,“第一次瓜分波兰”可能就要提前上演了。

「游感而发」:从《钢铁收割》中变了味的“大洪水”聊起

尽管这段故事在波兰历史中最广为人知,但硬要它与《钢铁收割》中波兰尼亚的重合似乎有些欠妥——毕竟Jakub Różalski,游戏原形《镰刀战争》的发明者公开表示,《镰刀战争》的灵感之源是20年代的苏波战争。只是熟悉历史的玩家不难发现,除了游戏所展现的年代与“苏波战争”吻合外,整部游戏的故事似乎与那场战争并无关联,而考虑到波兰历史中那一幕幕似曾相识的惨剧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成都可以被看成是大洪水,加强版大洪水,和终极版大洪水的不断上演,说《钢铁收割》包含对“大洪水”的还原也勉强算是合情合理。

「游感而发」:从《钢铁收割》中变了味的“大洪水”聊起

更何况“大洪水”之所以被波兰人自己铭记在心,甚至有那么点儿津津乐道,原因恐怕并非是因为它多么惨烈,也不是因为“它是波兰由盛转衰,由宽容走向狭隘的转折”这样的考点,而是因为当这场似乎与千百年来无数“贵族老爷们的封建战争”别无二致的国家冲突接近尾声时,无数波兰人作为开始有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意识,并以自发和半自发组成的“镰刀军(这一说法其实最早见于十九世纪的大起义,所谓的镰刀军指他们的武器只有镰刀)”践行了自己的信条,真刀真枪地维护着祖国的统一,这才让后来波兰军团“波兰没有灭亡”的歌声不至于在阿尔卑斯的山路之间消弥于无形。

在这样的前提下,《钢铁收割》的主线故事就有点微妙了。

最开始,一切似乎和《火与剑》的基调颇为相似:“镰刀战争(游戏中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终极加强版的大北方战争)”后,虽然波兰尼亚被蚕食了不少领土,但日子也算安稳了起来。然而好景不长,某天为数不少的俄苏士兵在祖博夫上校的带领下,对女主安娜所在的村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戮和搜刮,只为了抓获包括女主父亲在内的几个关键人员。安娜带领民兵奋起反抗,但力有不逮,还好反抗军头领莱赫及时赶到帮女主解围,想方设法赶在祖博夫之前来到了种种线索指向的另一个村庄,却因为授意部下向村民传授作战技巧并提供武器而与安娜产生了分歧。

「游感而发」:从《钢铁收割》中变了味的“大洪水”聊起

(虽然我完全不理解,但在游戏的世界观里)安娜是对的。在反派屁话多的经典环节里,祖博夫上校阐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观点:正是因为莱赫这样精明不足但忠烈有余的所谓英雄号召占领区的人民抵抗入侵者,才使他得以施压沙皇,对波兰尼亚再次全面开战。随后莱赫用自我牺牲践行了自己对祖国的忠诚,及时赶到的将军救下了安娜,而玩家则从沙皇特使和前萨克森元帅的视角得知无论是沙皇还是(前)皇帝都是慈悲为怀的仁君,不愿让苍生饱受战争之苦,疯狂搞事的是只是各个国家的一小撮阴谋家罢了。于是三方势力决定在通力合作,彻底击败祖博夫上校后发表了鼓舞人心的演讲……这之后自然就没人再提及游戏开篇的俄军的残暴行径,和波兰被瓜分掉的那些土地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