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手的心魔

2020-11-09 10:27  光明网

棋手的心魔

1997年,蒋全胜(前排右一)带领小棋手参加象棋夏令营

棋手的心魔

蒋全胜(右)、李艾东(中)与林野在训练中

1987年全运会,有得有失。四川·成都象棋男队终于首次打进团体前六,实现历史性突破;而对于女队来说,却是不堪回首的一年。这支女队其实是有拿金牌实力的,只不过赛前并没有安排金牌任务。但是没想到最后下成一团糟,原因在于错误犯太多。而主要犯错的就是二台袁泽莲和三台马革英两名棋手。

两个女娃娃毁了

当时林野的水平已经很高了,特别是拿了冠军后越来越成熟。对于袁泽莲和马革英,我赛前花了很多时间和心血,赛前备战也准备得很细致。但是两个女娃娃心理压力太大,进入比赛阶段,袁泽莲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领队李忠民跟我说:“蒋全胜,你把袁泽莲带出去,她要吃啥子就买啥子,随便她想吃啥子!”她一进食堂就吃不下东西,紧张过度引起了厌食失眠,在比赛中太可怕了。

通过这次全运会决赛,我深深感受到,对一个运动员来说,心理素质有多么重要。其实这两个女娃娃棋很好,但因为太紧张,都发挥不出来。袁泽莲不吃不喝,什么棋都赢不了;而马革英在三台其实非常有优势,应该比林野在一台的形势更好,但第八轮对江苏队,大优必胜的棋结果下和了。当时如果她赢了,我们就能胜江苏队,队伍就可以提前进入前六名,最后一场再赢就可以拿冠军。这么关键的一盘棋、这么大的优势,结果没赢下来,我们与江苏队打平。下来后我都不忍心批评她,只能说:“你稍稍冷静点就赢了……”

最后一轮对东道主广东队,马革英的优势也是超级大,多一个大子,多两只过河兵,可以说是停一手不下都能赢,结果最后居然输了,简直不可思议。我感觉是因为她脑壳头已经一团糟,被强大的心理压力压垮了。我们下棋的时候只会看棋,没功夫想棋之外的东西;而她当时心思已经不在棋上,在场外了。她说,当时许多裁判和观摩者都把这盘棋围着,因为她也知道这盘棋对四川队和广东队都很重要,很多人围观。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