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巴斯滕:受伤后半夜我爬着去卫生间,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喊叫

2020-11-05 00:59  PP体育

根据《世界体育报》的内容,范巴斯滕表示,当自己执教荷兰国家队的时候,自己对待范尼的方式可能过于强硬和严格了,但这也是克鲁伊夫当年曾经对待自己的方式。

图源:《世界体育报》

范巴斯滕:受伤后半夜我爬着去卫生间,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喊叫

范巴斯滕说:“第一次见到克鲁伊夫是15岁,那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时刻。当时我想要告诉他:‘记住我吧,因为在未来我们还会再见面。’那真的是一种强烈的感觉。

“1年以后,我在阿贾克斯青年队踢球,在训练场地我们见到了彼此。克鲁伊夫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球员,他有天赋。’在克鲁伊夫职业生涯的末期,我和他一起踢过球,也对抗过。

“克鲁伊夫是我的教练,他也像我的朋友一样,我非常热爱和他一起训练。他是我心中的英雄,我最好的榜样。但是在阿贾克斯,我们的观点很不一样,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在老师和学生之间,有时候这种事情就是会发生——有时候,他向东,我向西。

“突然间,我们之间不联系了。

“之后,克鲁伊夫去世了,在那之后,我在都灵的一个高尔夫球赛上见过克鲁伊夫的遗孀。我们一直在聊约翰(克鲁伊夫)。”克鲁伊夫的遗孀告诉范巴斯滕,这位米兰剑客以及瓜迪奥拉是她的最爱。

“当我执教荷兰队的时候,可能我太强势,方式太激烈,太直接了,我对范尼是这样,就像当初克鲁伊夫对待我的方式一样。或许我对待范尼的方式不应该那样激烈。

“此前的伤病对我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我曾经到达过足球世界的最高层次,之后我个人的情绪坠入了谷底。受伤后做任何动作都会有疼痛感,我有些害怕,手术中遇到了很多问题,医生没有帮到我。我第一次受伤是1986年12月,之后情况没有好转过。

范巴斯滕:受伤后半夜我爬着去卫生间,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喊叫

“我的疼痛感非常强烈。我做了很多次手术,在全世界遍访名医,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好的治疗方案。我曾在巴塞罗那遇到一个医生,当时决定手术,但是晚了,损伤已经造成了,是不可逆的。

“1994年的一个夜晚,我从床上爬到卫生间,时间一秒一秒地走,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在数秒。当我需要爬过门槛的时候,我必须格外小心,我不能让我的腿碰到门槛,碰一点也不行,否则会非常疼,我咬紧嘴唇,防止自己喊叫。

“萨基在训练中很啰嗦,我有一次不得不说:‘教练,这个你已经给我讲了12遍了。如果说我现在还是弄不明白这件事,那么我就永远弄不明白了。’萨基是非凡的,他继续把同样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

范巴斯滕:受伤后半夜我爬着去卫生间,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喊叫

“拥有马尔蒂尼、巴雷西、科斯塔库塔的米兰是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球队之一,就像1972年的阿贾克斯;1974年的拜仁;80年代的利物浦;拥有C罗皇马;拥有梅西、哈白布的巴萨。我不会说我们是世界最佳,但是我们处于以上最佳球队的行列之中。”

范巴斯滕:受伤后半夜我爬着去卫生间,咬住嘴唇避免自己喊叫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