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2020-10-21 08:39  旭旭叨叨Sure是我

过去的一年是特殊的一年,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我不仅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还遇到了让我“朝思暮想”的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致敬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从小受父亲影响我喜欢上了篮球,那时候媒体还不发达,看的最多的是篮球杂志,最喜欢的球队自然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统治CBA赛场的八一火箭队。

我一直珍藏着一张八一男篮全家福海报:阿的江、刘玉栋、李楠、张劲松、王治郅、陈可……那可是当年中国男篮的半壁江山,大郅那会儿还是个青涩的少年。

来汉的“中国男篮”教练团队,除了主帅王治郅,还有吴忻水指导坐镇,助理教练张劲松、王中光也曾伴随了我的童年看球时光。经过了二十年的等待,终于同“八一男篮”会师军运会,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我将担任男子篮球项目双语播音员、主持人,工作光荣而艰巨。

致敬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赛场之内,我的主要工作职责就是用有声语言为现场观众带来更好的观赛体验。距离正式比赛开赛只剩最后几天的时间,夜深了,我们完成了不知道第多少轮的实战测试,我的喉咙突然有些肿痛,很少吃药的我回到家后立马吃下了几颗消炎药,我知道在这个时间节点我绝不能生病,我的嗓子必须保持健康!第二天醒来,喉咙依旧没有好转,我坚持吃药,继续演练,就这样,我的嗓子在“亚健康”状态下迎来了开赛日。

为了营造良好的现场气氛,我必须让自己兴奋起来,但我发现经过长期的“备战”,身体有点沉,我努力的点燃着自己,终于没有辜负山呼海啸的观众们,现场的气氛一次次被推向了高潮,就这样,第一个比赛日圆满结束,观众们意犹未尽的退场,我的嗓子已经开始“冒烟”。

最后一个比赛日季军争夺战,“中国队”遭遇巴西队,此时的我已经相当疲惫,嗓子已经“病入膏肓”,但我不能留力,哪怕后面还有决赛和颁奖仪式,我必须尽全力完成好每一场比赛的双语播音主持工作。

中巴一役双方陷入苦战,终于在付豪、阿尔斯兰、郭昊文等几名年轻人的神勇表现下,八一男篮拿下了这枚宝贵的铜牌,当一首《歌唱祖国》响彻整个球场之时,我通过麦克风呼吁全体观众起立,向八一男篮的全体将士们报以最热烈的掌声,这是八一精神的传承。

回首过往,没能生在“老”八一男篮万丈光芒的年代,却有幸见证了“新”八一男篮为国争光。我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直到武汉军运会的到来让我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高强度”——超长的体育展示准备期,一场场真刀真枪的“国际测试赛”以及正赛7天27场高密度的比赛,每天近12个小时的播音工作量。当气息已经“失灵”,意志力让我们坚持到底。

致敬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正式退出了职业赛场,但他们的精神永远不会离开,致敬!

致敬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