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用体测代替竞技,是高要求还是闹笑话

2020-09-30 13:02  南方新闻网

经过两天的发酵,体测这两天已经成为微博热搜的常客。王简嘉禾打破亚洲纪录也进不了决赛、余贺新破全国纪录也进不了决赛、击剑比赛用体测比赛代替……大家越来越看不明白,现在国内的体育比赛到底是在比什么。

观察|用体测代替竞技,是高要求还是闹笑话

这一切的起因在于去年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下达了一个名为《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育短板的通知》的文件。到了今年各项全国锦标赛、冠军赛中,体能大比武忽然就上升到了一个决定性的高度。

今年的全国游泳冠军赛规定,预赛前16名运动需要根据赛前进行的体能测试得分排序,体能排名前8名的运动员方可进入决赛。如果体测分数排名没到前8,即使是预赛第1也只能被淘汰。这条规定导致王简嘉禾1500米自由泳和800米自由泳两项预赛第一都进不了决赛,小姑娘也挺耿直,认为体测不应该成为决定性的东西。

熟悉游泳的人都知道,游泳运动员长期泡在水里,他们身体的关节比普通人都要“脆弱”一点,他们甚至连走路都要比常人弱一点。世界最著名的游泳运动菲尔普斯就是一个连走路都会常常摔跤的人,就是因为他的关节要比常人更加柔软。

其实在全国田径锦标赛中,也让运动员们测了体能,也出现了高水平选手因体测分低出局的情况。室内世锦赛三级跳冠军董斌就悄然出局。

而全国击剑冠军赛同样出现了可笑的一幕,女子重剑比赛16进8的这一轮不需要打比赛,而是根据体能成绩来评定,体能前八直接进八强。这条规定让很多老将感到为难,2019年世锦赛女重团体冠军成员林声、孙一文与朱明叶均因体测成绩不理想被挡在八强门外。

当然也有和以上项目不同的,在全国体操锦标赛中就比较少出现这种情况。有运动员透露,体操项目也需要体测,但不同的项目会用不同的计算方法。比如上肢项目就要求上肢体能,下肢项目就是跑跳体能,全能就是全部项目。看似合理了很多,但仍出现了女子跳马比赛最终因体测淘汰的运动员太多,只有5人进决赛的情况,让决赛的竞技水平大打折扣。

这些现象都令人啼笑皆非,用体测代替专项竞技,这难道就是对体能重视了吗?这难道不是对体育竞赛的蔑视吗?科学训练了这么久,也引进了这么多科学技术,最终却要靠最简单的体测来决定体育比赛的结果了吗?那么我们在体育比赛中看到的技术、战术都只能成为笑话吗?

让菲尔普斯比跑步,让博尔特去投铅球,让雷声去比跳绳……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估计是句笑话。

南方日报记者 王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