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总杯决赛:运气和有利哨减不了阿尔特塔这场伟大胜利的成色

2020-08-02 16:20  足球小子

阿森纳本场最大的运气,普利西奇下半场踢了不到1分钟,就受伤下场了。

而在此之前,普利西奇几乎是切尔西在进攻中唯一有威胁的点了。上半场他的两次长驱直入,一次造成了进球,一次逼得马丁内斯做出了扑救,反正刀出鞘必见血的节奏。只要普利西奇一拿球,阿森纳的防守队员就犹如触电,靠近不得。说来也奇怪,切尔西阵中总会钻出个与枪手磁场相克的妖魔鬼怪,德罗巴每每力量碾压,阿扎尔回回单骑闯关,而在以后的日子里,阿森纳可能要尝一些普利西奇闪转腾挪的苦头了。

普利西奇受伤前,他拿到了一次绝佳的反击机会,但眼看就要把球带进禁区前,他的大腿拉伤了……而此时霍尔丁只能在他身后吃灰,扎卡也根本来不及回收,即使普利西奇降了速,还是没人能阻止普利西奇的勉强射门。所以如果没有这次拉伤,或者拉伤晚到个5秒钟,场上的局势就是另一番景象了。避免了在两个半场刚开始的时候都发生丢球,这真的,只能用今天是阿森纳的黄道吉日来解释了。

足总杯决赛:运气和有利哨减不了阿尔特塔这场伟大胜利的成色

安东尼·泰勒这场比赛的哨子,瑕疵是有,但远不到直接左右比赛结果的地步。

本场比赛最大争议在于科瓦契奇的红牌,当时科瓦契奇和扎卡争夺一个二分之一球,扎卡处在更加有利的位置,但科瓦契奇脚快,抢先一步把球捅开,也带倒了扎卡,考虑到扎卡能就势发动反击,把这算作一次战术犯规,安东尼·泰勒出示黄牌无可厚非,但在科瓦契奇已经有一张黄牌的情况下,这样的判罚太过于严厉了。

而结合当时场上的实际情况,这张红牌对切尔西来说,就实在太过残酷了。可以说,安东尼·泰勒一棒子把切尔西扳平的势头给砸了下去,切尔西本场进攻本就混沌不堪,现在最后时刻靠人海战术冲击的念想也被断了。阿森纳能后面的比赛中能守得如此稳当,一定程度上也是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在这场决赛中,阿森纳难得博得了些偏向于自己的哨声,也算太阳西出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