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昊前搭档张丹袒露退役原因,透露两个人偶尔联系,但交集不多

2020-07-31 16:25  春燕1338

虽然花滑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表演性的体育项目,张丹懂得如何运用动作去诠释情感。但她毕竟不是演员,舞台表演零基础,“我参与了舞剧的策划,我觉得演戏挺有趣的,可以用不同的表演方式来讲述一个故事,我没有专门去学过表演,但因为导演学过,所他会在排练的过程中教我。”

在排练的过程中,如何保持投入度对她而言是考验。她需要全身心地进入角色,需要暂时忘记自己,“某一个段落演出细节我可以做到,但要我情绪始终投入到角色中是有难度的。”她在导演的指导下学会专注,每一场排练都要求自己把情绪投入到所饰演的角色中去。

在工体的2场演出,张丹曾担心无人问津,但当看到现场看台坐满80%以上时,她开始放下担忧,尽情享受表演。

开冰场,做冰上舞剧,张丹在职业生涯中找到了一直期待的乐趣。即将迎来职场的全盛时期,张丹却刻意留出空间,她不想只做“女强人”,她还想兼顾家庭。

职场让她与丈夫、其他家人有了谈资,但在职场上倾注太多精力,她也会觉得“疯狂”,“工作占60到70%,留给生活30、40%,我觉得挺好的。”

她注重女儿的成长过程。疫情期间,她会花更多的时间陪孩子,有时候也会带着孩子一起去单位开会。

运动员职业生涯,在踏进成年组的赛场后,她几乎不怎么流泪,“小时候练花滑,觉得很辛苦,经常哭;长大了后,在训练场和赛场哭得少。”但在成为人母后,她承认自己的泪点低了很多,“虽然我认为自己很坚强,但遇到孩子的事情会让我变得脆弱。看到新闻报道和孩子相关的事情,我很容易掉眼泪,会更珍惜身边的一切。”张丹说,女儿是自己的“软肋。”

但同时,她也希望女儿能像自己一样有顽强的意志品质,于是她在女儿2岁半时就带着她上冰,希望能对女儿做到言传身教,“目前来看,她还是有一定的天赋的,2岁半她就可以较稳地站在冰上,她的模仿能力也很强。”现在,3岁半的女儿已经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滑行技巧。

滑冰这件事情上,张丹扮演的是“虎妈”的角色,“我对她还是比较严格,不会太娇惯她,不该有的毛病我会直接去管。”但“虎妈”终于还是色厉内荏,只要看到孩子哭了,她的心也跟着软了下来,她笑着透露:“我在批评完之后,会跟女儿道歉,说‘对不起,妈妈今天太凶了’,当然,我也会解释为什么会批评她。”

看到女儿在冰场上摔倒后爬起,恍惚间,张丹依稀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

一次热搜话题,让她再次忆起自己的职业生涯,不仅有冠军,也有摔倒失败,还有让无数花滑迷被自己的那股韧劲所感动。

这,就是摔倒的意义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