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的最终幻想狂捞117亿,背后有什么玄机?

2020-06-30 11:58  你的好友Bibby

《最终幻想》之父坂口博信,当时在SQUARE公司不得志。在这游戏之前的几款游戏都不讨市场追捧。极度打击下,准备回校读书。但他决定最后一搏,遵照内心创造游戏。于是就有了这个最终幻想,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幻想并没破灭,而是风靡全球。

这款深得人心的RPG游戏,是25%岛国人迷恋的任天堂游戏。游戏第一代生于1987年,游戏世界由三个板块组成,四个水晶照亮世间,可惜有四个坏蛋把水晶变暗,于是由四个人组成的勇者小队拯救世界。玩家在六个角色中挑选四个,然后开展电影般的旅程。在旅程中收拾坏蛋,最终使世界重见光明。今年4月推出的《最终幻想7:重制版》,较之前更能使玩家享受游戏顺滑的战斗进程,有三国无双杀戮的快感。该重制版,除了上述的特点外,其他方面反应平平。

33岁的最终幻想狂捞117亿,背后有什么玄机?

最终幻想

截止今年4月,从1987年至今已有33岁的《最终幻想》IP,总销量达1.44亿份,创收117亿美元,是所有游戏IP中的王者。《最终幻想7:重制版》发售后三天内量达350万份,英国4月游戏销量排第一。同是炒冷饭的《命令与征服:重制版》,于steam下载排行中,6月第一周和第二周分别排第二和第五。

33岁的最终幻想狂捞117亿,背后有什么玄机?

《命令与征服:重制版》

是什么给了冷饭温度?

或许是旧日情怀。《生化危机》、《魔兽争霸》和《红警》等认识这些IP的老玩家,很多已步入而立之年,甚至有些已是不惑之年。这些IP有着一些难以磨灭的回忆。例如大暑天闷在一间只有10平米大小的“网吧”里,玩家们一起欢乐;在网吧里面通宵熬夜吃即食面玩魔兽,走出网吧去吃早饭;还有就是在土豪身边,看着人家玩《生化危机》,自己心痒的感受。在玩这些老IP游戏的时候,玩家也许在沉浸游戏其中,也许是在缅怀自己无法重现的青春。

33岁的最终幻想狂捞117亿,背后有什么玄机?

不再存在的网吧

不过,总有些重制版游戏被口诛笔伐。像19年的《刺客信条:奥德赛》,游戏bug比较多,黑屏、掉帧、闪退频发,导致极度缺乏优质的游戏体验。

另一个原因便是开发新高端游戏的成本高昂。响彻2018年全年的PS大作《荒野大镖客2》,细腻的画质,惊人的细节,是一部经典之作。这部大作用8.5年,200名全职开发人员,以每年每人年薪10万美元计算,单人员薪酬开支就1.17亿美元。8.5年游戏玩家的风尚发生改变也是情理之中,可谓是一场豪赌。

33岁的最终幻想狂捞117亿,背后有什么玄机?

《荒野大镖客2》

而重制版由于有先前的品牌效应,能规避风险,而且在旧有基础上做更新更快捷,回款更有保证。这种心态下,使新瓶装旧酒永无完结的一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