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分析玩家为何无法与《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角色产生共情?

2020-06-29 06:06  伽蓝SK

内有严重剧透。

在《最后生还者:第二幕》发售后,很快,互联网的浪潮就把所有声音都裹挟进其中,在无数祖安对决中,让对事件的讨论延伸到诸多方面,要想面面俱到不太容易。在此,暂时从这浪潮当中脱会儿身,尽量站在中立位置记录一些个人感受性的文字和对游戏的思考。调动玩家的负面情绪

在一段闲适的杰克逊生活后,霎时间的风起云涌让人毫无准备。尤其是事件的主角还是陪伴一代玩家们许久的角色。乔尔毫无尊严地惨死毫无疑问触发了粉丝们的逆鳞。爱之深,恨之切。有多喜爱一代的角色,就会对角色的死亡多愤怒。有人满心怨气,长叹一声暂停游戏,有人怒不可遏,拿起键盘口吐芬芳;更有甚者,会觉得自己对所有角色投射的情感被无情地亵渎,愤而摔下手柄。这是星星之火燎原的开始。

试着分析玩家为何无法与《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角色产生共情?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你”

而在老乔身亡后,顽皮狗让玩家亲临乔尔的住所,触摸他的生活痕迹,来把这些愤怒转化为悲伤,并不断在心中埋下复仇的种子。

试着分析玩家为何无法与《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角色产生共情?

触摸他的生活痕迹

几乎没有喘息机会,紧接着就踏上了西雅图的远行。沉默寡言的艾莉已经不再是记忆中那个会跟玩家逗趣讲笑话的14岁小姑娘,她让玩家看到过最多的表情是放倒敌人后面露的狠色。

与一代相比,游戏战斗的血腥和残酷程度上了好几个等级。并且,跟《doom》里伴随着暴虐的极具爽快感地手撕恶魔不同,顽皮狗用极其贴近真实的表现力逼近玩家的道德底线。在此前媒体对顽皮狗的采访中,neil说过这样设计的初衷:“我们想要通过画面和声音的表现,来让玩家体会到暴力所带来的后果。”

试着分析玩家为何无法与《最后生还者第二幕》角色产生共情?

吊挂在房顶的尸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