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里·斯隆:风雪中屹立的,最后的边陲孤旗

2020-05-23 08:07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杰里·斯隆教练,过世了。

这篇是九年前,他刚离开职业篮球这个是非地时写的了。

杰里·斯隆四岁时他爸逝世,留下他妈、他、他的九个哥哥姐姐,以及一个伊利诺伊州麦克林斯伯勒郊外的破农场。

二年级时,他出外谋生做童工,给人家除一天草,挣2美元。

高中时他爱上了篮球,于是早上四点半摸黑起床,收拾完农活,再步行两英里去学校,赶早上七点的训练。放了学,他回家忙农活到天黑,两头不见太阳

很多年后,他总结:

“我就学到一件事——工作努力点,又不会死!”

1960年他代表麦克林斯伯勒高中,成为州最佳球员。他进了伊利诺伊大学,读了五星期,然后退学。他自己承认:

“进了大学,我觉得特别混乱。因为我之前都没离开过家乡。”

他的灵魂在伊利诺伊州麦克林斯伯勒郡扎了根。

他是个不爱挪窝的人。

他回乡,去油田工作了段,然后去了印第安纳州的伊凡斯韦尔大学。这地方离他家更近些。那时他已经长到了196公分,是学校篮球队最高的球员,所以,他经常一场比赛里从对方后卫防到中锋。他习惯了盯比他高许多的对手。他知道矮个子在防守端的生存秘诀是多抢篮板球,以及:

打得更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

1964年大三时,他被巴尔的摩子弹队选中,可以去堂而皇之的挣美元、摆脱伊利诺伊农场的干草味了。他考虑了下,决定继续留在学院里读完大四。

1965年他再次被子弹选中,这回他真进了NBA,一年后,联盟扩军,他被芝加哥公牛选中,然后得到了“最初公牛”的绰号。

他的教练迪克·莫塔后来如此回忆他:

“斯隆曾说,他希望任何一场比赛后都不必有愧悔遗憾。他打完一场比赛,回家就可以像小孩儿一样睡得心安理得——可是在一场比赛前,他会在更衣室里像个疯子似的。”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