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围棋是如何衰落的?

2020-05-16 15:38  海南传世海洋

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出生的老汽油们而言,只要一听到彼时日本围棋超一流棋手们的名号那可真是如雷贯耳,美学棋士(大竹)、二枚腰(林海峰)、天煞星(加藤)、宇宙流(武宫)、小林流(小林光一)、斗魂(赵治勋 )这些个名号谁能不知、谁能不晓?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日本围棋的鼎盛期。

对日本围棋而言,在盛世中看似繁花似锦实际上潜藏着不小的危机。聂圣擂台赛崛起后在棋上有了新的突破,这使得他具备了和日本超一流分庭抗礼的硬实力,这也标志着日本围棋保持着近乎百年的高度优势不在了!也正是由于聂圣的异军突起让台湾的应昌期感觉到举办世界围棋大赛的时机成熟了,日本棋界是不甘落后的,他们抢在应昌期之前先行推出了富士通世界围棋大赛,不过日本棋界还未能意识到举办世界棋赛对日本这一个围棋王国会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日本围棋是如何衰落的?

虽然日本围棋在高度上已经不在独执牛耳,但仍有远超中韩围棋的厚度优势,在世界大赛上获得最好的成绩可谓易如反掌,可结果却被小韩给翻了盘,那么这问题出在哪儿呢?

我认为第一个问题出在日本推出的富士通杯赛实在是中途半端。“中途半端”原为日本围棋术语,它是说无论向前积极开拓或是退后坚定阵地,均有好点可供选择时,却下出不进不退、非攻非守的庸着,这就称为“中途半端”。富士通赛从奖金规模看落后于日本传统的三大赛事即本因坊、名人、棋圣赛,仅从赛事吸引力上看富士通显然无法成为日本棋界的第一大赛事;从赛制看富士通采用的单局淘汰赛制,即便是冠军决赛也仅是一局定胜负,我们拿富士通和名人、本因坊赛赛制对比不难发现,名人、本因坊赛制是通过八强循环赛来决出挑战者,决赛时更是通过七番棋来定胜负。循环赛、七番棋和单淘汰赛制比起来显然有助于减少偶然性,而富士通的单淘汰赛制增大了偶然性自然也就降低了世界冠军桂冠的含金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