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球不死 下旋不灭

2020-04-17 23:53  乒乓掌柜小马哥

削球不死 下旋不灭

削球,是打法,是一种越来越力不从心的打法。

削球,是一种美,就像一个孤独的舞者,吸引每个人的眼光。

削球是一场人生旅行,总是在被动中寻找主动,在强烈的进攻中把一个个的困难与无助顶回去,展现着自己优雅的步伐,还有不为所动的态度。

有人问我,削球这么难了,还有人在打为什么?我想说,好看啊。

对削球的爱来自丁松,当年看到天津世乒赛,男乒与瑞典男队争夺冠军,局势非常之离谱,我们没有用后来的大满贯孔令辉刘国梁,用的是有经验的老将王涛,马文革,对面是老瓦,老佩,还有老卡(这名字不好,听磁带那阵子一卡就卷了磁带,然后就得赶紧抢救,事实证明,老卡却是不好)。

老瓦全场两胜,拿了老王老马各一场,老佩输了两场,关键局就是丁松与卡尔松,两棵松树在树林里遇到了,而且不倒下一个不行。就是这么一场,削中反攻这个词火遍了大江南北。

反手削球宛如雪片剽掠,正手进攻犹如闪电惊雷。削球原来这么美,就连丁松指导那不怎么好看的脸忽然也仙气了不少。打的全场沸腾,有人大呼这是艺术。

之后单打与佩尔森之战虽然只有十来分钟录像,也依旧好看。

然后毅然的把双反抛弃了,改了削球,但是那就是笑话,幻想着自己也削球削的神仙气概。

平淡了许久,又看了一场让我更震撼的,原来不只丁松会削球,还有松下浩二,涩谷浩,那是曼彻斯特,不是雨夜,老瓦,老佩,双打对松下,涩谷。

双双削球,对两个弧圈大师,连续削球,飞身扑救,侧空翻削球,精彩绝伦。看了大概也有上百遍,录像带都坏了才算遗憾的成为回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