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当过的“野生球星”

2020-03-21 13:17  球场十二人

足球进入我们的生活

80年代出生的人是幸福的,至少80年代出生的球迷是幸福的,因为在我们能看懂一场足球比赛的年纪,五大联赛已经不再只是千里之外的盛宴,而世界杯、欧洲杯和欧冠联赛这些足球饕鬄也逐渐让来自东方的足球吃货们痴迷沉醉。在这块曾经贫瘠无比的足球土壤上,一夜之间就已经变得春意盎然。那一个个在千里之外早已经如雷贯耳的名字也乘着电磁波传到了这里。80-90年代那是一个思想已经开放,但偶像却极度空缺的年代,我们在书本上虽然能看到罗盛教、董存瑞等那些英雄人物,但实在不能满足于书上那一张张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的肖像画。我们需要的是看得见听得着的英雄,能真的让我们有代入感的偶像,而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的足球,就像刚刚打通的油井一样,源源不断的输出着让我们亢奋和躁动的比赛和明星。青春期的男生总是拥有着太多无处安放的精力,在绿茵场上挥洒汗水已经不能完全承载我们的发泄,而那些大明星,自然成了最好的消费品。

那些年我们当过的“野生球星”

意甲是最先走进中国的五大联赛

“野生球星”的诞生

追星,在当时还是挺时髦的一件事,而男孩子们不会像女生一样将追星这件事付诸于尖叫或者收集明星的剪报,男生想要的,是成为他的偶像,哪怕仅仅是在幻想中。要成为自己的偶像,最简单最没有成本的方式自然是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和偶像一样,于是街头巷尾便出现了很多野生的“罗纳尔多”、“贝克汉姆”、“巴蒂”......都说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我虽然不敢说百分百苟同,但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我印象中很多人的偶像,都一茬接一茬的换,能够“专一”的并不多。我虽然已经粉了劳尔20年,但劳尔也终究不是我的“初恋”。

那些年我们当过的“野生球星”

劳尔是我的足球“初恋”

刚刚喜欢上足球的时候,正好是98年世界杯,而追风少年欧文在英格兰同阿根廷的比赛里天神下凡一样的表现,让我把我的处子球衣印上了英格兰的10号。而99年,央视开始转播西甲,在每周的体育新闻里,我经常能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劳尔,似乎每周都能进球,于是我开始关注这个22岁的年轻人,而我的英文名则变成了欧文冈萨雷斯。脚踩两条船不到一个月,我就彻底的移情别恋,从那以后直到劳尔退役,都再没有“劈过腿”。虽然那时候野生的各路球星遍地开花,名号报出来都如雷贯耳,但球技却是参差不齐的,也许某个街道的“齐达内”不过是个连开大脚都开不准的家伙,而我所知的很多“罗纳尔多”空门不进也是家常便饭。

那些年我们当过的“野生球星”

98年世界杯是多少人的青春回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