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足球往事:艰苦卓越练耐力,粤足逼平国家队

2020-02-15 11:30  硬腿子聊个球

这是南派足球往事系列第八篇。

上一回南派足球往事(七):苏永舜复盘初赛,扛压力锻炼新人,说到在结束合肥赛区的路上,苏永舜盘点了整个初赛阶段的得失,以及目前广东队的问题,决定在接下来的沈阳夏训重点锻炼新人。

1973年,国内各行各业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各方面物资其实都相当匮乏。而沈阳夏训,在生活条件和训练场地上都异常的艰苦。运动员每餐为四菜一汤,虽说是两荤两素,实际上肉每人都分不到三四块,蔬菜天天都是粉皮和茄子。而每日的训练,基本都在不规则的沙土场地上进行,如果遇到下雨天,能分到半个篮球场就实属万幸。训练结束后,一大群人得挤进狭窄的淋浴间内,在流量缓慢的热水下冲洗,也因此,几乎所有的广东队球员和教练员都直接回到住处,直接拿冷水冲洗。在东北,即便是夏天的夜晚,拿冷水冲洗全身也需要极大的勇气。

还好,球队中不管是球员还是教练员,都亲身经历过那动荡多年的风浪,再苦再难,也无人抱怨一句,只是咬牙坚持。

看看老一辈运动员吃过的苦,换成我们现在这代男足运动员,有几个能坚持下来?

为了解决广东队在体能上的老大难问题,苏永舜参照当时欧洲篮球冠军南斯拉夫队训练耐力的方法,以400米*10次作为训练。在训练中改进为100米+200米+300米+400米,然后在400米至100米倒序,这样乘以10次至15次,并且根据每个队员的体能、身体状态,配上各种组合交替训练。而这种训练方式,在广东各级足球队中沿用至80年代。训练中每个全程400米,苏永舜当时要求所有队员要在1分10秒内跑完,其中“B仔”杜智仁、“球仔”禤洁球、陈熙荣、欧伟庭、关至锐等人基本都在1分3秒-1分6秒内完成,实属不易。就连代表国家体委在现场督促各队训练、检查跑量训练效果的陈成达教练看完也深表满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