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汽时代》逃不开伪命题,过于执着的道德拷问

2020-02-14 18:47  御宅次世代

2014年发行的反战主题游戏《这是我的战争》,取材于萨拉热窝围城战役,采用少见的平民视角,展现了对人性的深度刻画。凭借着《这是我的战争》的成功,波兰制作组11bit迅速爆红,并似乎找到了自己做游戏的那套法则——在极端环境下通过道德难题引发玩家对人性的反思。

前两年推出的新作《冰汽时代》正是继承了《这是我的战争》,制作组想通过模拟经营的游戏类型,再一次展现了在冰霜末日下,玩家为了带领人民在新伦敦生存下去,面对道德与人性的拷问做出残酷的抉择。

《冰汽时代》逃不开伪命题,过于执着的道德拷问

这是我的战争但这一次,11bit过于执着了。

越过艰难险阻,经历各种突发事件后,领袖终于在新伦敦成功带领他的人民熬过了最危险的时刻。暴风雪逐渐褪去,领袖独自一人站在高台之上,望着远端那象征着美好前景的曙光,紧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终于,他笑了。这时伴随一道故作庄严的声音响起,领袖的嘴角开始带有一丝苦涩,仿佛这是对他的审判。“你越界了,城市没有消亡,但这一切值得吗?”

《冰汽时代》逃不开伪命题,过于执着的道德拷问

“废话,太tm值了。”我的第一反应和大部分人一样,面对通关后游戏给出的道德拷问,不禁有种被喂屎般的难受。但在我冷静之后,开始思考,为什么这家擅长启发玩家的公司,这一次在《冰汽时代》中却引起了玩家的不满。立场

在生存的压迫下,玩家作为领袖是选择为达目的不计手段,还是坚持保护所有人民的利益体现末世下人性的余晖。《冰汽时代》想通过这种贯穿整个游戏的两难选择,让玩家对道德,人性有进一步的反思与拷问。但我认为这种道德拷问,其实质上是一种“伪命题”。

《冰汽时代》的游戏设计上存在着一个逻辑上的失误。立场,玩家的立场决定了玩家对游戏整体流程的体验。《这是我的战争》中描绘的是一个个饱受战火摧残,在废墟中颠沛流离的难民形象,所有的人物形象都是具体的个体,都有着相同的立场,每个人都为了活下去而面临直击灵魂深处的考验。《冰汽时代》则不同,我认为制作组原意是在《这是我的战争》的立意基础上进行升华,选择一种大人物的,更高层面的故事,表达出某种存在的社会现象乃至社会意识形态,引发玩家更深层次的思考。这里我不去深究制作组本意想要通过游戏引发玩家哪方面的思考,不管制作组想传达什么,他们这次在《冰汽时代》里构建了人民与领袖这两种不同立场的的架构,但在这种架构上,制作组并没有很好地引导玩家充分体验和理解这两种立场,无异于缘木求鱼,徒劳无功。

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从来都不可能保持完全一致,何况在末世环境下,为了生存下去,作为领袖,要对集体负责,必须放弃少数人的利益,这是残酷的。从人民的角度来看,作为牺牲掉的少数人,这种性命交换必然是不公平的,而对于生存下来的大多数人来说,他们也在害怕自己最终会成为那少数人。

《冰汽时代》逃不开伪命题,过于执着的道德拷问

人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