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北大保送生,失聪女炼成“全能冠军”

2019-12-03 15:37  芜湖看点

不做北大保送生,失聪女炼成“全能冠军”

年轻漂亮何玫梅通过层层考核幸运地成为芜湖市供电局的一名员工。她与邻市《宣州日报》记者钱升结婚。次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丈夫为孩子起名“可人”,希望她成为一个永远可爱的人。

可人3岁时不幸遭受厄运。她因为感冒,在医院打了一针庆大霉素后便跌入了无声的可怕深渊:小可人的听力丧失到左耳90分贝、右耳100分贝,医学鉴定为全聋。

何玫梅和钱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浑身颤栗的何玫梅拿着诊断书哭泣着:“老天,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孩子啊?”钱升忍痛劝慰着妻子,最终俩人不甘向命运低头,辗转北京、上海等大医院为可人复查。然而,他们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残酷无情:可人得了感应神经性耳聋,根本无治!

回到家,女儿三年来稚嫩的咿呀学语声经常在耳边响起,何玫梅忍不住一次次呼唤着女儿:“可人,可人?”可是,孩子只有呆滞的目光,没有任何回应。何玫梅泪雨滂沱,可怜的孩子将来如何在这世上生存?

按当时的政策,何玫梅可以生二胎,亲友们也劝他们想开点再生一个。但何玫梅夫妇不想这样。俗话说,十聋九哑,“既然是个生命,就得对她负责到底,我们绝不能让女儿失聪之后再失语!”夫妻俩毅然放弃第二胎,决定集中精力、财力教育聋女儿,至少保证能让她像正常人那样说话。

从那时起,何玫梅夫妇开始了长达14年的“聋儿康复”之路。何玫梅先到北京参加了中华聋儿康复中心的家长培训班,买了许多语训书籍,回来后对女儿可人进行“语训”,也就是专门针对聋人的口型等训练。

钱升为了有时间教女儿,放弃了心爱的记者工作,调到芜湖一所学校任教。他俩想尽一切办法,用情景教学、实物教学、卡片、图片等教可人说话认字。一开始,由于孩子失聪时掌握的词汇极少,又无法知道自己发音是否正确,因而学语识字的进展很慢,有时学一个词,会用半天的时间。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