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范戴克们终将冷却,但梅西历久弥新

2019-12-03 14:00  新京报体育

上周末,梅西刚以一记禁区前的贴地弧线球,对马竞完成了一剑封喉,当时绿草茵茵,整个画面优雅隽永。紧接着他就捧得了个人的第六座金球奖杯,一时又金光闪闪,举世无匹。

如果就此即兴找一句话来形容梅西,我想这句可能最贴切: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绿茵场上的后卫们如阡陌纵横,梅西却能轻盈地来去自如,有逍遥游的大自在。而独揽六座金球奖杯,这是足球史上前无古人的神迹,纵然如上古大神,以只得甘拜下风。

C罗范戴克们终将冷却,但梅西历久弥新

梅西6获金球奖。

9月24日,梅西在与范戴克的竞争中夺得了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但那时舆论基本认为范戴克将一定拿到接下来的金球奖。在世界足球先生评选中的媒体票区,梅西惨败于范戴克,荷兰中后卫深得媒体和大众青睐。但仅仅三个月,风向就骤变,范戴克的热浪开始冷却降温,梅西却历久弥新。

对于梅西,数据虽不能说明一切,但也能说明一些东西。上赛季他在西甲欧冠两项赛事成为最佳射手,当仁不让加冕欧洲金靴,但他的助攻次数、门框数和威胁球次数同样高居榜首。整个2019年,梅西攻入46球、助攻17次,连续10年参与进球超过60个。

11月29日,国际足联数据与历史统计协会公布了2019年世界足坛最佳组织核心获奖者,结果还是梅西。这就好比他在场上既是亨利范尼、又是齐达内小罗。

在职责分工明确的职业足球赛场上,射手和组织者本是泾渭分明的两个角色,而梅西却可以在这两者间自如切换,并都保持极高的水准。这种境界大概就是所谓“游戏神通,应意现形”吧。更可怕的是,他还可以十年如一日地稳定。

纵观金球奖63年的历史,首先由斯蒂法诺拉开了这道璀璨的帷幕,尤西比奥、博比·查尔顿、乔治·贝斯特和雅辛在上世纪60年代交相辉映,克鲁伊夫和贝肯鲍尔在70年代有过五年鏖战,之后鲁梅尼格、普拉蒂尼、范·巴斯滕都曾各领风骚。1995年,金球奖评选范围开始扩展到欧足联成员国所属俱乐部的所有球员,自此南美天才开始涌入,大罗、小罗、里瓦尔多和齐达内、菲戈、巴乔、内德维德交错排列。

但2008后,群星闪耀的金球历史就仿佛停滞了,C罗和梅西开始长期主导这份榜单,而梅西最终独自胜出,连续四年获此殊荣超过了普拉蒂尼的三连冠,而六座金球是克鲁伊夫的一倍。

范戴克说:如果梅西赢得金球奖,那么没人会是输家。把这句话扩展一下,如果梅西赢得金球奖,那么欧洲和南美都不是输家。在我看来,梅西是欧洲足球和南美足球历史大融合完成后的标志和第一个杰作,而C罗是欧洲足球最后的巅峰。福山曾写过一本书叫做《历史的终结及最后的人》,足球的历史仿佛终结了,只剩下梅西一人。

未来的世界,将不会再有纯粹的欧洲球员或纯粹的美洲球员,自梅西以来,世界足球拐入新的历史,纵然他也会苍然老去,但将永远历久弥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