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规律”和“平衡”出发,谈拜仁输给药厂的比赛和弗里克的执教

2019-12-03 03:20  PP体育解说陈渤胄

拜仁的第一个丢球就是最典型的。首先是源自于戴维斯出现了失误,在对手逼抢下丢失了球权。然后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下当时的场上局面。

从“规律”和“平衡”出发,谈拜仁输给药厂的比赛和弗里克的执教

哈马上抢失败瞬间

如图所示。当时哈马的第一选择是上抢。这就是后腰的防守习惯。因为后腰的职责就是断抢。反正就算没抢下来,后面还有其他后卫。但是哈马这场比赛的位置却是中后卫。而真正的后腰基米希之前压的比较靠前,并没有在这次防守中起任何作用。所以,这就是在中后卫的位置上,错误的用了后腰的防守方式,同时又因为阵型压的太靠上,中后卫用错防守方式之后,被人打身后。而后腰出身的哈马,本身纵向回追就不是后腰的岗位要求,所以他的速度,回追能力也不强。扑抢失败之后根本也追不上。

有了这个球的成功经验之后,勒沃库森的第二进球如法炮制,仍然是打哈马这个点,用速度生吃哈马的身后。而按照道理,两名中后卫之间彼此是要协防保护的。但阿拉巴也不是中卫出身,协防意识,该怎么替哈马补位其实也没有概念。所以这两个丢球中,哈马都是那个最狼狈的背景帝。他本身后腰的防守习惯以及不快的回追速度都被对手加以利用,而队友也没人能帮他补一把。

从“规律”和“平衡”出发,谈拜仁输给药厂的比赛和弗里克的执教

无奈沮丧的哈马

所以从拜仁的这两个丢球,又要谈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平衡。前文说过,这场比赛的上半场,拜仁是攻守失衡的。而如果将攻手失衡展开说,是追求速度和稳住节奏之间的失衡,是追求无球和追求控制之间的失衡,是前压幅度和回收幅度间的失衡。

这里的平衡,绝对不是简单的50%-50%。而是基于自身特点以及对手特点,找到一个合适的比例。举个可能极端一些的例子。你一个超级强队打一个超级弱队。你在攻守两端,在节奏的快慢之间,用60%-40%的比例,可能都属于攻守失衡,因为你完全可以用70%-30%的比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