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铜仁府“苗患”不绝:明廷治理“苗患”的失策及其教训

2019-11-11 03:47  清水江畔

导言

明代的铜仁府自置府之日起,一直“苗患不绝”,两百余年间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明廷为此疲于奔命,糜费资财无数。究其原因,全在于明廷在理苗上存在着两大失策。从战略上看,明廷一直被动设防、被迫迎战。从战术上看,明廷未能主动收集和积累“苗疆生界”内的苗情资料,沉溺于与“苗疆生界”内苗民拼人力、拼物力的呆板战法。这两大失策的存在,直接导致了有明一代,铜仁及周边的湖广、四川接壤地带战祸连连,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蒙受了重大的损失,最后不得不采取围绕苗疆修筑“边墙”被动退守的下下之策。

明代铜仁府“苗患”不绝:明廷治理“苗患”的失策及其教训

明代铜仁府“苗患”不绝:明廷治理“苗患”的失策及其教训失策之一:在战略上自视自己的强大,不能对苗疆复杂的实情进行深入的了解,导致了知已不知彼的先天不足

查阅明代典籍,总会得出这样一个印象,铜仁地区的“苗患”,几乎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才刚刚报捷,平息了叛乱,叛乱又起的奏章接踵而至。以嘉靖“苗患”为例,从嘉靖十九年(1540)到嘉靖三十九年(1560)前后竟然延续了二十多年(参见明世宗嘉靖实录[M].卷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242- 353.)。《明实录》中提到名字的叛苗首恶,就多达数十人。而苗疆生界苗族出山袭击的范围不仅仅限于铜仁府境内,而且有逐步扩大之势。向南打到严密设防的清浪卫;向东袭击了湖广行省的麻阳;甚至偷袭了洞庭湖畔的桂阳;奔袭的距离长达400公里,而苗族几乎是入无人之境。由于这次祸乱,明廷获罪的二品高官就有好几位,铜仁府相邻的各土官无不疲于奔命。(参见明史(卷三百十六)·贵州土司传[M].北京:中华书局,1974:8181-8182.)

正如当时的巡按御史弹劾地方官员的奏章所说的哪样:湖广、贵州两省联兵十万,去对付区区三千叛苗,却数年未平。上述记载,只能反映官方所观察到的一种表象。实情则在于,并存的这些苗族家族村社,在其社会组织特点的规约下,几乎是所有的家族村社都各自为战。明廷就算费尽移山心力,彻底击溃其中的一支或几支,对整个生界苗族而言,社会根基并未动摇,剩下的其他家族村社,照样可以在有利的时机卷土重来。明廷的官方只看到苗族出山,而看不到每次出山的苗族分属不同的家族村社。因而得出了这些苗族叛服无常的错误结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