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DA改条例,一些非指定兴奋剂只禁1个月,球员组织敦促FIFA跟上

2019-11-08 23:33  刘量包体育

FIFPro还表示,新《条例》的修改,是在FIFPro和其他一些机构发起“拯救大兵格雷罗”行动后进行的。

2017年10月5日,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秘鲁VS阿根廷,在赛后的例行尿检中,秘鲁队长格雷罗被查出可卡因呈阳性。国际足联马上对格雷罗禁赛30天,随后宣布禁赛1年,这意味着,他无缘俄罗斯世界杯。

格雷罗急了,他在申诉时解释说,自己是喝茶时,摄入了古柯叶(可用于提取可卡因),并未吸食可卡因。

当年12月20日,在认可了格雷罗的说法后,国际足联将其禁赛期减少为半年,次年5年,格雷罗复出,代表弗拉明戈出场,秘鲁也重新征召他入队。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上诉到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要求将禁赛期延长到14个月,理由是格雷罗应该为“药检呈阳性承担部分责任”,按照《条例》,格雷罗这种情况,禁赛期在1到2年间,14个月,显然考虑了误服的可能性,CAS接受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说法,对其禁赛14个月。

WADA改条例,一些非指定兴奋剂只禁1个月,球员组织敦促FIFA跟上

格雷罗当时获得了很多支持。

随后,格雷罗进行了一系列活动,包括面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但他也没办法;秘鲁所在世界杯小组3个对手的队长,也写信请愿,希望网开一面;FIFPro也和国际足联开会,认为处罚不合理。

在体育圈内,CAS的决定,一般是最终性的,所以,格雷罗向瑞士联邦法院提出了上诉,要求撤销CAS的裁决,当年的6月1日,瑞士联邦法院宣布格雷罗上诉成功,可以参加世界杯,但禁赛还是要执行,只是变成了从世界杯后开始。

WADA改条例,一些非指定兴奋剂只禁1个月,球员组织敦促FIFA跟上

格雷罗参加了2018世界杯,图为他和澳大利亚队长耶迪纳克。

对于格雷罗事件,英国《卫报》进行过一个深度探讨,首先,将可卡因赶出运动场,是否一定靠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长时间禁令,因为他们的禁令,只针对赛后检测,而休赛期非正式药检,即使呈阳性,也不一定会被处罚;其次,可卡因是否有助于提高球员的运动能力,值得商榷,一位反兴奋剂机构的高级官员告诉《卫报》,理论上说是有一定效果的,但“我还没见到过哪怕一个,可以证明可卡因对运动员提高成绩有用的案例。”还有就是,如赛前几天吸过可卡因,代谢物会在体内有残留,药检时仍会呈阳性,但显然,对球员和比赛,毫无用处。

现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修改了《条例》,这是一个进步,但也可能带来后遗症,如果只禁赛一个月,那么,有些人的胆子,可能就大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