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风物———屎糠屁、竿丝和昂嗤

2019-10-11 04:47  最忆是巢州

其实,它的学名叫鳡鱼,是淡水鱼类中的广温型品种。生存水温范围较广,我国除西北、西南外,由北至南平原地区的河流中均有分布。

巢湖风物———屎糠屁、竿丝和昂嗤

昂嗤

这玩意过去我们这多,现在少了。过去,它上不了餐桌,谁家办喜事上它,会被嗤笑的,“上这种鱼干什么?”鸡三鱼四,我们这上鱼是第四道菜,鲫鱼或者白鱼为多。

昂嗤,是一种怪怪的鱼,头扁嘴阔,身体呈三角刮刀形,寒气逼人,望着都吓人。怪怪而不乖乖,相反,凶煞的很,披着一身黄袍,也有穿黑褐色大衣的,头上张刺,刺里带毒,我小时候逮它,吃过它的亏,相比之下,它的毒性很小,远在五毒之下。还在它味道鲜美,为了尝口鲜,被它刺了也值得。

竿丝和屎糠屁我们这现在极少遇到。野生昂嗤鱼也不多见。昂刺鱼肉嫩刺少,鲜美异常。煲汤“汤白入乳”,月子里的产妇也助奶。每次,在农贸市场看到它,我总是不问价格,买了几条,一般二两一个,五个一斤,配点红辣椒、蒜梗,烧一大碟子没问题。每次烧之前,我总是看看这家伙,用手摸摸它,用手捏起这根骨刺,它就发出“昂嗤昂嗤”小小的声音。这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我一直没弄明白。这种鱼是由这种声音得名的。

这几年,我看了不少美食散文,南方的吃客,喜欢此昂刺,湖南的巴陵先生说它叫黄鸭叫,很形象,很生动,的确它叫起来,有点麻鸭叫的样子。四川的朱晓剑先生说它叫黄辣丁,我不敢苟同了,黄可以的,辣和丁,何从何起啊?!我们这,昂嗤都不大,半斤以上的极少,最大的,也就五六寸了,就算难得的了。这种鱼,原来很多很多,自从有了农药和化肥,逐渐少起来,这东西过去也很贱,连乡下人也看不起。现在很稀罕了,一斤一般要二十多元(鲫鱼一般只要十几元一斤)。那天,我的一个在外地过来的亲戚,来我家做客,我烧昂嗤鱼待他,他见到昂嗤鱼,笑笑说:“老表,这种鱼能吃吗?买这种鱼干什么!”他不懂啊,昂嗤鱼其实是很好吃的。红烧或者汆汤,做个昂嗤煲,放点泥鳅,一绝呢。

最忆是巢州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