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卡带就给我滚出去!漫谈任天堂“三代目”的抉择

2019-08-16 03:38  维权骑士品牌馆l游戏

千头万绪由于当时信息的封闭性,如今已很难确定卡带的精确成本,可通过史料仍能推算出,制作单张卡带约需1200日元,同时考虑“初心会”(详见注2)的运营成本在一张300日元左右。根据“权利金”制度,开发商需缴纳每盘2000日元的制作费。计算下来,任天堂每份游戏,都能获取500日元左右的收益。

不用卡带就给我滚出去!漫谈任天堂“三代目”的抉择

▲ 任天堂大楼坦白的讲,出于严谨性的考虑,我已人为增加了所需费用,真实收益可能远超500日元/张。另外,“权利金”制度也规定,游戏如果未能全部售出,损失由开发商承担。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让任天堂尝到了“甜头”。此外,山内溥经常要求开发商提前两个月缴纳卡带制作费。当无数现金汇聚时,即使是简单的拆借(详见注3),也能让企业获利丰厚。美国思想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曾说:

不用卡带就给我滚出去!漫谈任天堂“三代目”的抉择

▲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面对卡带体系所带来巨额回报,企业内部产生了盘根错节的利益链条。纵然是卓越的管理者,也无法在短期内清除这些“荆棘”,更何况山内溥本人也多次依靠给予股东高额红利,以换取他们的支持。在内力与外力的作用下,“老头子”最终选择坚守在卡带的道路上。

立功自赎我们可以理解社长的苦楚,但开发商们可没那个心思。PS1仅需800日元权利金(包含CD制作费)、销售不利索尼承担损失与3D开发上的支持,都让第三方一股脑的投入了对手的怀抱。即便拥有《马里奥64》、《任天堂明星大乱斗》与《塞尔达传说:时之笛》等诸多大作,以卡带为载体的N64还是轻易的败给了用CD驱动的PS1。主机市场的全面陷落,也让任天堂就此沉寂多年。

不用卡带就给我滚出去!漫谈任天堂“三代目”的抉择

▲ 神作《马里奥64》2002年5月,山内溥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钦点岩田聪成为他的继任者。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在老社长的帮助下,最终登上了家族企业任天堂的顶点。与此同时,为了让这位“天才程序员”放开手脚,“老头子”逼走了功勋卓著的女婿荒川实,并承诺有生之年不会让山内家的人出任公司高层。此时的山内溥早已无法看穿未来,但他临别的“馈赠”,既挽救了这家垂死的百年老店,又弥补了自己犯下的错误,也算是人生幸事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