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 / 费德勒 / 正文

​11年后,他们重逢温网;16年后,他仍在决赛之中

2019-07-13 13:58  好动网球TB

​11年后,他们重逢温网;16年后,他仍在决赛之中

可能真的不会再有比2008年温网决赛更伟大的网球比赛了,真的不会再有。但看过北京时间昨夜今晨这场对决的我们,仍然可以充满感激地轻轻叹一声——不负。

不负现场球迷付出的男单半决赛票价,不负中国球迷辛苦的熬夜守候;不负温布尔登这项世界上最尊贵的赛事,不负他们两人之间整数关口的第40场对决。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不负这两个伟大的名字——罗杰·费德勒、拉法·纳达尔

当然,必须承认,这场费德勒7比6、1比6、6比3和6比4获胜的比赛,其实只能算得上是半场经典。比赛前半程,相较于赛前的沸沸扬扬与万众期待,质量并不能算是上乘,费德勒在第二盘最后几局更有战略性放弃之嫌。但正是这一选择为他的后半程留足了体力也理清了思路,就像评论员胡力涛一语双关的评点,“费德勒打得最好的是第二盘,纳达尔打得最好的也是第二盘。”

​11年后,他们重逢温网;16年后,他仍在决赛之中

而在后半程,纳达尔提供了比比分显示强硬得多的抵抗。尤其是最后两局,各种起落沉浮与峰回路转,费德勒才终于拿下了第5个赛点。对于费德勒的球迷来说,这场比赛的观赛体验就像是一场漫长而热烈的性爱——在高潮来临之前的百般扭转,在最高潮处情绪的勃然喷发,以及随之到来的巨大愉悦与放松。

不到比赛的最后一分,你都无法确信费德勒已经赢定了,这正是纳达尔最强大和最令人钦佩之处。当然,也有费德勒的球迷俏皮接话:不到比赛的最后一分,你都无法确信费德勒真的能赢球,这也正是费德勒的最可怕之处。

这当然只是一句玩笑,正如费德勒赛后所说,他是带着明确的战术意图而来,即便第二盘受挫也坚决执行战术。从对手感受的角度,纳达尔赛后也做出了详尽的战术复盘:“他总是可以很轻松地做到最难的事,比如快速移动进入场内,比如回球的快节奏,这都能持续向对手施加压力。他今天接发球尤其出色,而我的接发球发挥一般,尤其是反手状态不如之前几场,连带影响了我移动闪身正手。”

​11年后,他们重逢温网;16年后,他仍在决赛之中

纳达尔尤其提到,费德勒的快节奏打法,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打开角度(open the court),而“你是不可能通过拼球速打败他的,只能把他打出舒适区才有获胜可能。”很显然,这场比赛纳达尔没有得到太多这样的机会,他的太多球都在匆忙应对下打回了费德勒的球场中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