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 / 杰拉德 / 正文

迷弟超越偶像?

2019-02-14 17:43  环球网

导语:杰拉德穷尽职业生涯没能做到的,他的“迷弟”亚历山大-阿诺德在生涯初年就有机会做到。如果为利物浦捧起29年来首座联赛冠军奖杯,血统纯正的“红小鬼”亚历山大-阿诺德,或许将距离杰拉德曾佩戴多年的队长袖标更近一步。

迷弟超越偶像?

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

“我孩提时曾身穿印着欧文、杰拉德或福勒名字的球衣走在路上,现在看着孩子们身穿印着我名字的球衣走在路上,这感觉实在特别。”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曾如此形容那种从膜拜球员的球迷变成球迷膜拜的球员后的骄傲感。这位利物浦小将的名字那么长——连英格兰媒体都经常将它缩写为他——把它印上球衣,球迷得额外花费一笔巨款。不过如果亚历山大-阿诺德能超越福勒、欧文、杰拉德、卡拉格等杰出的利物浦青训前辈,将红军首次送上英超冠军宝座,再贵的印号费,球迷也会愿意支付。

根正苗红

虽说亚历山大-阿诺德的外婆年轻时曾在格拉斯哥和球员时代的弗格森谈过恋爱,他全家可都是利物浦球迷(甚至曾任曼联俱乐部秘书的伯父约翰亚历山大也是),耳濡目染之下,他从小也热爱红军,还身体力行,在学校操场、路边公园和家里的前门后院踢球,“邻居们都讨厌我!因为皮球总是飞进他们后院,我就得过去敲门找球。

迷弟超越偶像?

每天来这么几回,他们都烦透了。”亚历山大-阿诺德家离利物浦训练基地只有10分钟步行的路程,他经常从基地外墙缝隙往里偷看训练,妈妈开车带他路过基地大门时,也常停下来,一起看球员们进进出出。不过让他与利物浦青训结缘的,还是运气。他6岁那年,利物浦青训营球探向他所在的小学发出夏令营的邀请,名额有限,学校只好抓阄来决定谁去,把写有名字的纸片放进一个帽子,结果他的名字就被抽了出来。夏令营结束后,慧眼识珠的利物浦青训教练请他妈妈一周四次带他来训练、比赛,他从此成为了利物浦一员。

迷弟超越偶像?

2004-05赛季欧冠1/4决赛首回合利物浦2比1击败尤文图斯,亚历山大-阿诺德第一次到安菲尔德看球,“那是我的第一次,从那一天我就知道,我余生都会是个利物浦球迷。”那个赛季红军一路杀进欧冠决赛,并上演了“伊斯坦布尔奇迹”,那场比赛的跌宕走势,让他第一次为利物浦落泪,然后迎接了更大的喜悦。而那一天引领绝地反击的英雄,也成为了他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偶像——起初他卧室墙上贴着欧文的海报,后来就用杰拉德取而代之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