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体育 / 冠军 / 正文

失败 ≠ 失败者

2018-10-18 17:44  共享资源V店

2014年参加巴黎马拉松,首秀跑出2:05:04,拿下冠军,这个时间在当年是历史第六快的首秀成绩。六个月之后,贝克勒前往芝加哥,在比赛中跑出2:05:51,排名第四,那年的第一名是基普乔格。

但这之后,在中长跑上如日中天的贝克勒,在马拉松赛道上波折不断。

02

2015年1月,从芝加哥马拉松落败卷土重来的贝克勒参加了迪拜马拉松,跑了29公里之后右腿跟腱受伤,选择退赛。三个月后,因伤势没有完全康复再次退出了当年的伦敦马拉松。

那一年贝克勒在埃塞俄比亚加入了生理学家Yannis Pitsiladis策划的破二计划。7月份的一天贝克勒在英国的实验室和Yannis Pitsiladis见了一面,因为受伤贝克勒体重涨了不少,走路一瘸一拐,右腿甚至比左腿短了一英寸。

“我看到他就觉得完了,他看起来像一个破碎的男人”Pitsiladis对贝克勒的破二计划没报什么希望了。

两人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Pitsiladis希望贝克勒可以遵循破二计划的训练要求,但贝克勒始终坚持自己的训练计划。说到底,贝克勒是一个保守的运动员,对科学保持着警惕,更不会轻易改变让他成功的训练计划。

迫于压力贝克勒戒掉了蛋糕,开始限制每天卡路里的摄入,2个月的时间减掉了10斤的体重,甚至破天荒的到健身房里举重练核心。

“我想影响点什么,想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失败 ≠ 失败者

但贝克勒的自我并没有让他停下来,先是拒绝了物理治疗师在他的小腿上使用专业的技术,又在来年1月去慕尼黑接受了一位知名但又备受争议的医生Hans的非常规治疗。回来之后,Pitsiladis对贝克勒的控制愈发严格,每天只允许他摄入1000-1500卡路里的食物。

两人就在各种较劲中共存。

2016年伦敦马拉松赛前一个月,贝克勒变的非常的内向和神秘,和职业生涯黄金时代的贝克勒一样。不像Pitsiladis透露半点训练计划,不让物理治疗师接近自己半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