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费德勒:拉法让我成为更好球员 伤停确因难忍受

2017-1-30 07:19:20

来源:新浪体育 作者:费德勒 选稿:项颖知


    北京时间1月29日消息,费德勒在墨尔本公园终于得偿所愿,收获已经苦等了四年半之久的第18个大满贯冠军头衔,他所战胜的正是宿敌纳达尔。赛后,瑞士球王谈及了这个冠军对自己的意义,不过他更多强调的是经历伤病后能强势复出的重要性。

    18冠刷新了历史纪录,也进一步拉大了费德勒与纳达尔之间的差距。但在瑞士球王看来,这并不重要。“对我来说,复出,能再次与拉法展开史诗般的对决才是最重要的。能在澳洲实现这一梦想,我要感谢皮特-卡特和托尼-罗切,我在这里感受到了很多的支持,在我这个年纪,能打破持续了近五年的大满贯冠军荒,这才是我所看重的。至于数量本身,并不重要。”

    费德勒兑现赛点的那一分,纳达尔提出了鹰眼挑战,回放证明冠军最终归属费德勒。“你得提出调整,如果你是拉法,还有其他选择吗?当然,这样获胜稍稍有点尴尬。可无论如何,那一刻,我开心不已。我还看到了我的团队,米尔卡,每个人都疯狂庆祝,太酷了。那个时候我知道我真的赢了,那种感觉真棒。”

    这场五盘胜利来之不易,费德勒在决胜盘一度面临落后的险境。被问及是如何在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做到专注时,瑞士人回答:“我告诉自己放手一搏。赛前,我和教练也讨论过这个,击球是要果敢一点,勇气是有回报的。我可不想一直被拉法的正拍压制。我认为这是正确时候的正确决定。我始终坚信自己有机会赢得最终的胜利。所以我能在最后时刻打出最佳水准,事实上,我自己也有点吃惊。”

    谈及纳达尔这个老对手,费德勒坦言:“拉法肯定在我职业生涯中占据了非常特别的位置。他让我成为更好的球员。他的球风有点克我,对我来说,与他交手依然是终极挑战。我在决赛前就说过,如果能战胜拉法,意义非常特殊,因为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在大满贯决赛中战胜他了。上一次大概是2007年的温网吧。我很开心今晚我们都拼尽全力。他总是那么伟大。所以我希望他能继续坚持更长的时间,用他的方式诠释这项运动。”

    对于比赛期间所申请的医疗暂停,费德勒解释道:“第二盘,我感觉股四头肌有点不适,第三盘中间,腹股沟开始疼。既然有规定,就可以使用。当然我们不应该滥用这个规定。”至于帕特-卡什认为此次伤停有欺骗嫌疑,费德勒回应:“我认为这有点夸张。毕竟我才是叫伤停的人。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至于在颁奖礼上用的“如果明年能回来”这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说法,费德勒表示:“你们懂的,我的网球生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如果我受伤了,可能会错过明年的比赛。这只是一种说法,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大满贯赛会是什么样的。我就是想在那一刻感谢那么多人。去年对我来说很艰难。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来表达,并没有特定的计划之类的,也不意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澳网。我当然希望能回来。”

已有条评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费德勒:拉法让我成为更好球员 伤停确因难忍受

2017年1月30日 07:19 来源:新浪体育


    北京时间1月29日消息,费德勒在墨尔本公园终于得偿所愿,收获已经苦等了四年半之久的第18个大满贯冠军头衔,他所战胜的正是宿敌纳达尔。赛后,瑞士球王谈及了这个冠军对自己的意义,不过他更多强调的是经历伤病后能强势复出的重要性。

    18冠刷新了历史纪录,也进一步拉大了费德勒与纳达尔之间的差距。但在瑞士球王看来,这并不重要。“对我来说,复出,能再次与拉法展开史诗般的对决才是最重要的。能在澳洲实现这一梦想,我要感谢皮特-卡特和托尼-罗切,我在这里感受到了很多的支持,在我这个年纪,能打破持续了近五年的大满贯冠军荒,这才是我所看重的。至于数量本身,并不重要。”

    费德勒兑现赛点的那一分,纳达尔提出了鹰眼挑战,回放证明冠军最终归属费德勒。“你得提出调整,如果你是拉法,还有其他选择吗?当然,这样获胜稍稍有点尴尬。可无论如何,那一刻,我开心不已。我还看到了我的团队,米尔卡,每个人都疯狂庆祝,太酷了。那个时候我知道我真的赢了,那种感觉真棒。”

    这场五盘胜利来之不易,费德勒在决胜盘一度面临落后的险境。被问及是如何在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做到专注时,瑞士人回答:“我告诉自己放手一搏。赛前,我和教练也讨论过这个,击球是要果敢一点,勇气是有回报的。我可不想一直被拉法的正拍压制。我认为这是正确时候的正确决定。我始终坚信自己有机会赢得最终的胜利。所以我能在最后时刻打出最佳水准,事实上,我自己也有点吃惊。”

    谈及纳达尔这个老对手,费德勒坦言:“拉法肯定在我职业生涯中占据了非常特别的位置。他让我成为更好的球员。他的球风有点克我,对我来说,与他交手依然是终极挑战。我在决赛前就说过,如果能战胜拉法,意义非常特殊,因为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在大满贯决赛中战胜他了。上一次大概是2007年的温网吧。我很开心今晚我们都拼尽全力。他总是那么伟大。所以我希望他能继续坚持更长的时间,用他的方式诠释这项运动。”

    对于比赛期间所申请的医疗暂停,费德勒解释道:“第二盘,我感觉股四头肌有点不适,第三盘中间,腹股沟开始疼。既然有规定,就可以使用。当然我们不应该滥用这个规定。”至于帕特-卡什认为此次伤停有欺骗嫌疑,费德勒回应:“我认为这有点夸张。毕竟我才是叫伤停的人。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至于在颁奖礼上用的“如果明年能回来”这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说法,费德勒表示:“你们懂的,我的网球生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如果我受伤了,可能会错过明年的比赛。这只是一种说法,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大满贯赛会是什么样的。我就是想在那一刻感谢那么多人。去年对我来说很艰难。我只是用我的方式来表达,并没有特定的计划之类的,也不意味着这是我最后一次澳网。我当然希望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