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军事>>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芥末绿 银河白(默认色) 繁简转换[big5][打印]
备受争议的大清海军“济远”舰(多图)
 
align=center

刚加入大清海军的“济远”号

align=center

被日本海军俘获后的“济远”号

align=center

“济远”号铁锚被打捞出水

align=center

从海底打捞出的“济远”号前双主炮

在北洋海军所有进口的军舰中,“济远”舰一直备受争议。

1882年,赫德又先后向李鸿章递呈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所制“改进型”和“完善型”巡洋舰(在中文史料中称作“快碰船”和“加大快碰船”)图说。李鸿章将图说转寄给中国驻德国公使李凤苞评估。李凤苞经与德国海军部讨论,认定赫德推荐之船,前者“一遇风浪则炮难取准,偶受小炮即船已洞穿,徒欲击敌而不能防敌击,终不足恃”;后者则价格过于昂贵。他和李鸿章讨论后,决定撇开英国人,在德国订购一艘新近流行的装甲甲板巡洋舰(Armour Deck Cruiser ),这就是“济远”号。

“济远”舰舰长72米,宽10.4米,吃水4.8米,排水量2300吨,2台复合式蒸汽机,合计2800马力,航速15节。火力系统包括1座双联装210毫米口径克虏伯前主炮,1座150毫米口径后主炮,4具鱼雷发射管。载煤270吨,以每天用煤30吨计算,可供9天连续航行。备有淡水柜8个,其制造淡水机器每日可供百余人食用。该舰有电灯80盏,桅杆上的探照灯可抵2万支烛光,在当时均堪称先进。

“济远”舰引起争议的主要是其装甲防护的设计问题。所谓“装甲甲板巡洋舰”,其特点是不在军舰两侧敷设装甲,而是在舰体中层的水平方向敷设装甲甲板,其中央拱起,两侧斜至水线下,象一个龟壳,覆盖住主机舱,敌弹即使穿透侧舷,也无法穿透这层装甲。同时在装甲甲板之上的侧舷部分,安置煤舱,以延阻敌弹的破坏力。而省去两舷装甲后,可使舰体轻盈,赢得速度。这种军舰,当时译做“穹甲快船”,也有称做“龟甲船”的。关键在于穹甲的设计,英国与德国各有特点,“两旁为斜坡,中做平顶,高出水线以上者,英船用之,就平面为弧形,其穹处略与水线相等者,德船用之”。“做穹甲者欲增汽机之力则用英制,欲取斜度之少者则用德制”。“济远”系德国人仿英舰“赫士本”号制作,其穹甲以1吋厚钢,2吋厚铁的钢面铁甲,制成斜坡深入水线下4呎,穹甲的顶部也略低于水线。英国人认为这样做,倘战时船舷水线下被击穿,则水入船内穹甲之上。穹甲未损而船仍会沉没。此外,其机舱逼窄,绝无空隙,只身侧行,尚虑误触。水管纡折、远离锅炉,维修保养甚为不便。此外还有炮台药气闷人,驾驶舱布置不密等毛病。

1884年,李凤苞出使任满,清政府派许景澄继任。许景澄是翰林出身的文官,他在国内虽留心洋务,但毕竟不懂西方海军。当时国内许多人对李凤苞多有不满,一直流传着风言风语。有人弹劾说,李凤苞在德国订购“定远”、“镇远”、“济远”的交易中,损公肥私,侵吞了数十万两银子,而军舰质量大可怀疑。所以许景澄在正式拜会李凤苞的次日,便接到国内发来的电旨,命他仔细勘验军舰,如不坚固,据实参奏。倘若将来船只到华,发现问题,就惟他是问。

许景澄不敢怠慢,立即调集购舰合同详加研究。递交国书后,他偕同李凤苞及参赞朱宗祥、翻译赓音泰等人,乘火车前往基尔,正式勘验停泊港中的“定远”和“镇远”号铁甲舰,然后转赴司旦丁今波兰什切青,验收“济远”舰,此时,他听到了关于这艘军舰的各种议论。后来他几次在日记中写道:“十八子李凤苞偏执,致‘济远’误。”“‘济远’穹甲太低,致英议其人”。李凤苞“所办公事与自诩之长,不能附和。尚无一言达署(总理衙门),以尽前后任交谊”。在许景澄的主持下,向伏耳铿船厂提出了交涉,决定对“济远”进行修改。从该舰回国后实际使用的效果看,一些主要问题似乎得到改善。在后来的文献中,也从未看到对“济远”质量问题的批评。

应当指出的是,“济远”的技术问题,并非全由德方故意滥制造成。伏耳铿船厂是初次试造,本未尽善,厂里办事人员并不讳言其失。英德之间的矛盾,使得双方互相攻讦,早在决定购买“济远”时,李鸿章已向恭亲王奕声明:“英人知道我在德厂购船,忌嫉实深。赫德亦颇恨李凤苞洞察其弊。”1889年起担任驻英公使的薛福成,在研究了购舰旧档案后,在日记中写道:“外洋工程技术人员务求相胜,亦如同自古文人之相轻,虽有佳文,欲指其瑕,不患无辞。”

许景澄也并没有仅仅为了照顾同前任的交情,便把责任一人担揽下来。接船不久,他在给总理衙门章京钱应溥、袁旭的私信中,就透露了“济远”的缺点。次年8月,使馆参赞王霓写信给袁昶,更详细介绍了“定”、“镇”、“济”三舰接收情况及改装前的毛病。此信在京师广为流传,由于传播中的失真,问题被说得更为严重,以致太仆寺少卿延茂据此狠狠参了李凤苞一本,称“‘定远’一船质坚而价廉,‘镇远’一船质稍次而价稍涨,至‘济远’一船质极坏而价极昂”,又说此事“自海上喧传,直抵都下,人人骇异,咸谓苟非李凤苞勾串洋人侵蚀肥己,必不至船质与船价颠倒悬殊至于此极。数日以来,人言啧啧,岂尽无因?”此时李凤苞已经回国,正在李鸿章幕中协助办理北洋军务和天津水师学堂有关事务,在千夫所指的气氛中,终于被革去职衔,孑然一身,野服南归,回老家整理他的西方军事学译著去了。

李凤苞1834年生于江苏崇明。他自幼聪颖,遍览群书,兴趣广泛,对自然科学广有涉猎。同治初年在编制江苏舆图时,为时任江苏巡抚的丁日昌赏识,将他介绍给曾国藩,调至江南制造局。他在工作中学习了英语,参与译书馆许多西方科技军事著作的翻译,还捐资得了个候选道台。1875年,他与李鸿章在天津初次相见,以渊博的学识给李鸿章留下深刻的印象。两年后,他出任海军留学生监督,前往欧洲,1878年被任命为署理出使德国大臣,次年实授。李凤苞非正途出身,却出任外交官,在当时是很罕见的,所以也屡遭批评弹劾。有人造谣说他为负贩小夫,钻营保荐。在国外不守定制,挟妓出游;有人说他所订军舰质量窳劣,甚至从“数百万巨款一人开支,难保无收受花红等弊”开始推测,发展到参奏其“购买铁甲船二只,价三百万两,以二成折扣,侵吞六十万金以肥己囊。又闻包修船屋糜费巨款数十万两,将来船之好坏不可知,而该员已盈箱充橐”;还有人说他在购买“定远”等三舰时,与洋员翻译金楷理朋比为奸,侵蚀至百万上下。购买军舰有回扣,这在当时商界是通行的做法,阿姆斯特朗公司一般给5%,赫德曾明确指示金登干拒收。李凤苞即便人品不好,但要获取数十万,上百万两银子,显然也言过其实。“定远”造价合银140万两,应当说是很便宜的,很难设想在三条军舰的订货中能贪污如此巨款。至于说是德方给的回扣,数目也过于惊人,等于白送了一条2300吨级巡洋舰“济远”造价为68万两。德国人在竞争军舰订货时,似不至于下这么大的贿赂。还有的野史中说,李凤苞经手在伏尔铿厂购铁甲舰,收取的佣金密存在伦敦的英国银行,共约4000英镑。他恐怕持取票据或被查出,乃仿西法,于交款之时,在银行经理处预留一字。约定取款时,取款人必须能将此字写出,方准给付。后来李凤苞回国,去世时忘记在遗嘱中将此事写明,其儿子李钟英托人至银行关说,欲提取款项。银行表示必须信守约定,写出预留密字,否则不能给本金,只可取利息。于是这笔巨款竟不能取回中国。此事真相究竟如何,现在已经无法弄清了。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德国政府以保持中立为理由,拒绝交付已经造好的“定远”、“镇远”、“济远”三舰。1885年6月11日,也就是中法停战协议签定后的第3天,朝廷记起了新军舰、命将其立即驾驶回华。7月3日,许景澄来到基尔港,先是祭天,然后登舰,为船员饯行。“定远”舰管驾为伏司,“镇远”舰管驾为密拉,“济远”舰管驾为恩诺尔,3舰共雇外国水手官兵400余人。典礼完毕,军舰拉响了汽笛,驶上东行的航线,10月抵达大沽。

11月17日,李鸿章亲赴大沽口验收军舰,18日乘舰试航,前往旅顺口视察东西海岸炮台。海上波涛汹涌,北风呼啸,军舰却如履平地,航行得十分平稳。望着舰首飘扬的龙旗,李鸿章志满意得。出海归来后,他写信告诉醇亲王奕:“王霓等所指各弊未尽确实。”

“济远”舰回国后,编入北洋海军序列,曾多次前往日本、朝鲜、东南亚沿海巡游访问。管带(舰长)为英国格林尼茨皇家海军学院毕业生,中军左营副将方伯谦。1894年7月25日,日本海军不宣而战,在丰岛海面袭击“济远”号,挑起了中日甲午战争。方伯谦在海战中升白旗和日本海军旗西撤,水兵王国成、李仕茂奋起用尾炮击退追击的日本巡洋舰“吉野”号,此事后来引发出方伯谦究竟是不是“诈降”的争论。同年9月17日,在中日黄海海战中,方伯谦再一次驾驶“济远”舰自行脱离战场,返回旅顺口基地,战后被清政府以临阵脱逃、扰乱军心的罪名杀头,任命原“广乙”管带林国祥继任“济远”管带。方氏后人认为此乃冤案,力图翻案昭雪。前些年甚至有人撰文,认为方伯谦为“英勇善战的指挥员”,要确立方伯谦的“英烈地位和不朽荣誉”,为其鸣冤。某位台湾海军退休中将,为史料记载方伯谦在海战中畏葸怕死、不敢在驾驶台上指挥作战,而蔽匿在甲板下船舱中有重甲保护之处的行为辩护,声称当时海军造舰,皆在甲板下特造一间有厚甲环绕保持之小舱间,称为指挥塔,战时管带必须进入指挥塔指挥,此规定与指挥官怕死与否无关,他批评指责者的“无知与不求甚解,令人为之气短”。其实倒是这位先生不知道当年装甲甲板巡洋舰的构造原理,望文生意地臆想出甲板下有所谓“厚甲环绕保持之小舱间”。事实上,此类巡洋舰的甲板下面根本没有“指挥塔”,海军舰长如果不是刻意躲藏,也没有在甲板和水线之下指挥作战的。

1895年2月,刘公岛陷落,“济远”被日军俘虏,编入日本海军序列。

1904年,“济远”随日本舰队参加日俄战争,同年11月30日,在旅顺口外误触俄军水雷,旋自行炸沉。沉没方位,为东经121°04′50″,北纬38°50′30″,距离旅顺西海岸大约1.9海里。沉没海域平均水深46米。80年代初,有关方面曾组织打捞,出水了“济远”的后主炮,现收藏于辽宁旅顺博物馆。1986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国家旅游局拨款300万元,专门用于“济远”舰的打捞工程,这个工程,是我国文博界水下考古的一次重要探索。当年和1988年,威海市文物旅游部门委托烟台救捞局救捞工程队和江苏海洋工程公司两次组织对“济远”舰的探摸和打捞,先后出动“烟捞一号”、“烟捞五号”和“沪救三号”救捞船实施作业,原定用浮筒沉箱法,将沉舰整体打捞起来,后因舰体淤埋太深,舱内淤积物硬化,难以排除,而舰体锈蚀严重,结构强度低,即使分段打捞,再加以复原,也存在极大的技术难度,因而决定放弃原定计划。两次打捞,共出水前主炮、速射炮、炮弹、主桅杆、主锚、绞车、吊艇架、传令钟等文物132件组,计300多件,经保护处理后,集中展出于山东威海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供人们凭吊参观。

 
 
 选稿:左力大 来源:《舰船知识》2002年第11期 作者:姜鸣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